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半夏小说吧 > 现代都市 > 精品全篇活成前任白月光后,她桃花朵朵开

精品全篇活成前任白月光后,她桃花朵朵开

欧阳元泉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小说《活成前任白月光后,她桃花朵朵开》,此书充满了励志精神,主要人物分别是江凌霄云雪尧,也是实力派作者“欧阳元泉”执笔书写的。简介如下:灵的主编站了起来,为难地看了看四周,“可是珊姐,我们这边没位置了。”“没关系,那边不是有一张桌子吗?”李明姗随意指了指自己办公室前。在那里,搁着一张落灰的小桌子,冷冷清清,孤零零的和四周格格不入。......

主角:江凌霄云雪尧   更新:2024-05-28 22:4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江凌霄云雪尧的现代都市小说《精品全篇活成前任白月光后,她桃花朵朵开》,由网络作家“欧阳元泉”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小说《活成前任白月光后,她桃花朵朵开》,此书充满了励志精神,主要人物分别是江凌霄云雪尧,也是实力派作者“欧阳元泉”执笔书写的。简介如下:灵的主编站了起来,为难地看了看四周,“可是珊姐,我们这边没位置了。”“没关系,那边不是有一张桌子吗?”李明姗随意指了指自己办公室前。在那里,搁着一张落灰的小桌子,冷冷清清,孤零零的和四周格格不入。......

《精品全篇活成前任白月光后,她桃花朵朵开》精彩片段


云雪尧就摇着头,顺带咬了一口手里的糖画蝴蝶。


是蝴蝶……

李明姗觉得格外刺眼。

只有和俞子舜一同长大的她,才知道,俞子舜很喜欢蝴蝶。

在他家里,满满几大本,全都是他利用假期,自己去野外捕回来制作的标本。

她也曾经央求着他送她一本。

可是俞子舜很吝啬,别说一本,就是一个也不愿意给她。

李明姗于是给他撒娇,让他送自己蝴蝶的首饰。

他却直标标地给她三个字:“自己买。”

但是现在,他却给云雪尧买糖画蝴蝶,那么大一只,大得像一只凤凰,一看就是专程叮嘱糖画师傅做的。

最后,两人走到了一家烧烤店外面。

李明姗清楚地看到了俞子舜皱眉。

但云雪尧说了什么,他立马就笑了起来,两人一同走进了店里。

李明姗捏着杯子的手,青筋都暴了出来。

她知道,俞子舜最讨厌油烟,平时的饮食也很清淡,不喜欢重油重盐的食物。

为了迎合他的喜好,每次他们团建,她都特意嘱咐不要吃什么火锅烤肉。

谁能想得到,他竟然跟着云雪尧进了一个街边的烧烤店!

烧烤店门外摆了一大排冰柜,里面放着各种串儿。

不一会儿,李明姗就看到俞子舜独自走了出来,在外面的桌子上挑挑拣拣,选了一个大概他觉得不算太脏的篮子。

然后挽起袖子,开始打开冰柜拿食物。

他一边拿,一边看向店里,似乎是在和里面的云雪尧商量什么……

李明姗不想哭,但她最终还是趴到了桌上。

胡悦霞坐她对面,惊得一个字都不敢说。

此时此刻,什么言语都是苍白的,事实像一耳光,重重地打在脸上。

但胡悦霞更怕的是,俞子舜会洞察到她们的计划,会因为云雪尧说点什么,而针对她。

李明姗可以让她升职,俞子舜却可以让她直接丢掉这口饭碗。

李明姗哭够了。

坐起来,整理了一下仪容,然后眼里闪着狠辣的光,对胡悦霞道,“刚刚看到的,不要告诉任何人!”

……

……

“听说了吗?娱乐部的云雪尧要到我们部门来了?”

“什么?我们部门造了什么孽?”

“什么关系户都朝金融部塞吗?”

“完了完了,金融要成为兴业最垫底的版块了……”

“别关心部门了,关心关心大家的业绩吧!”

“为什么?”

“你不知道吗?云雪尧在娱乐部,人称业绩收割机!部门里最好的资源,第一时间都要喂给她,之前江凌霄的报道,还有采访任泓,后来是宋慈……有她在,呵呵,我们就吃点残羹剩饭好了。”

“凭什么啊!她有什么资历?”

“脸蛋呀,你有那么一张脸,你想要什么资源就有什么资源。”

“我倒要看看,她到我们部门,有什么脸和我们抢!”

“我就不信珊姐能容得下她胡来……”

……

金融部吵吵闹闹,但云雪尧到底还是来了。

人事领着她,一一和部门里的人打招呼。

金融部里也人人都是演技派。

先前吐槽有多激烈,现在就对云雪尧笑得有多殷勤。

李明姗从办公室里走出来,扫了一眼办公区。

“雪尧师妹来了?”她脸上看不出多余的表情,“那个,静灵带一下新人吧。”

叫静灵的主编站了起来,为难地看了看四周,“可是珊姐,我们这边没位置了。”

“没关系,那边不是有一张桌子吗?”李明姗随意指了指自己办公室前。

在那里,搁着一张落灰的小桌子,冷冷清清,孤零零的和四周格格不入。



整个办公区都静悄悄的,生怕漏掉了负责人胡姐的一个标点符号。


胡姐声音不算大,但很清澈,穿透力也很强。

她慢条斯理地回答马姐,“你那边最近出了什么事,你很清楚。你团队有不稳定因素,苍山这个饼太重要了,我不敢赌。陈二上个季度表现不错,就让他来收个尾吧。”

马姐的底气顿时被削了一截,“那是人突然生病晕倒,不可抗力因素。”

“那你这个主编有没有准备planB呢?”胡姐反问,“你也是个行业老手了,你居然就派一个新人单独过去?你这样的团队领导,让我不得不重新评估你整个团队的能力。”

马姐辩解,“那是任泓那边的要求啊,不能带摄像师,不能有其他人,只接受云雪尧的采访。”

“人家要求?你就不知道让个人跟过去,在外面等着?出了问题顶上去?”胡姐又问。

“就算让其他人过去,任泓也不会接受的,他就是指名道姓……”

“那就是她的问题了!”胡姐不耐烦地打断马姐,“你要不要重新评估一下这个员工适不适合做这份工作,如果不合适提早淘汰,别拖累了你的团队!别跟我说任泓什么要求,他那么多要求,怎么后面马上就接受了橙丽那边的采访?”

橙丽是兴业最大的竞争对手。兴业任何新闻被别人抢走都还行,但被橙丽抢走就是耻辱。

马姐沉默了几秒,还是想再争取一下,

“任泓的事情是任泓的事情,但是苍山……”

“先把你的不稳定因素处理了吧,”胡姐冷冷地说,“别想着苍山了,再搞砸一个任务,我也保不住你了。”

马姐紧接着,低声说了什么,外面的人都没听清。

但胡姐并没有收着声。

“我不管谁是谁罩着的,我们这个行业靠本事吃饭,她有别的本事,让她到别的地方施展去。我整一个部门不可能她陪这种空降军玩。她不在这里,还有别的去处,我们这么多人要是没饭吃,谁收留我们?”

马姐从胡姐的办公室走了出来。

整个办公区有一种噤若寒蝉的安静。

云雪尧的手指,慢慢拨着键盘的边缘。

俞子舜事先说过,绝不会让她背负任泓事件的责任。

但下面的人,依然可以用其他方式令她难堪。

负责人表面在骂马姐,其实所有话都是说给她听的。

俞子舜打过招呼,她也不可能直接让云雪尧走人,但她通过折磨她的直系领导,来层层施压,让云雪尧在这里如坐针毡。

中午吃饭的时候,俞子舜发来消息,问她要不要一起用餐。

云雪尧拒绝了……

她带了盒饭,去茶水间热了,刚端着来到员工餐厅外面,就听到里面传来议论声。

“都把任泓送到橙丽那边去了,太子爷居然还要保她?”

“呵呵呵……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

“可能是想先让她在底层镀金,以后好调到总经办去当小秘吧。”

“唉,辛酸,娱乐部是兴业底层版实锤!什么人都能塞进来!”

“我求求她赶紧去其他部门,别在我们这边混了,才来多久,就给我们惹两桩祸事……”

“她除了把任泓送给对手,还惹了什么事?”

“江凌霄的事情呀,你不知道云江告了兴业,要求赔偿八千万!”

“我去!把她卖了也值不起这个价吧?太子爷到底怎么想的?还要帮她顶着?”

“说不定人家有特殊的本领,在太子爷眼里就值这个价呢……”



大家都是干这行的,没有不透风的墙。

任泓昨天临时换了兴业的对家接受采访,并且安排了对方的摄影师来拍摄杂志封面。

从现场流出的照片来看,他换一个比锅盖还厚的前刘海,几乎要遮住眼睛。

要知道,他眉弓到山根那一块长得很好,先前还声称“敢露额头的帅哥才是真帅哥”,内涵那些用刘海来修饰脸型的对家。

……

云雪尧,不吭声。

任泓恼恨她诋毁她也是正常的。

明星的脸,吃饭的碗,打人脸等于砸人饭碗,等于断人财路杀人父母。

但云雪尧并不后悔。

当时也是她中了药准头不够,本来是打算打他脸颊的。她瞬间放出最大电流,就是想要给他留个耻辱烙印。

江夫人说云雪尧是个任人拿捏的软柿子。

其实她不是,她这个包子里,藏着尖锐的刺。

谁如果不识好歹想要捏,轻则皮肉吃苦,重则血流成河。

任泓也只敢吃下这个哑巴亏,不敢声张。毕竟,是他图谋不轨在先。

事情要是曝出来,有点脑子的人都会想:云雪尧为什么会出手打人?

她是去采访的,不是去结仇的。

若非逼到一定程度,会下那么重的手吗?

云雪尧知道任泓一定会隐瞒这件事,就像她也不可能把这件事轻易宣扬。

明星和娱记,这两个职业从诞生之际,就是相爱相杀的伴生关系。

大家为了各自的利益合作或厮杀,却不到万不得已,都不会公开撕下对方的遮羞布。

“对了,那天那个女的是谁?”马姐突然问。

云雪尧秒听懂:“我……阿姨。”

“我还以为是你妈呢,那么护犊子,”马姐砸吧着嘴,一脸回味,“哎,好久没遇上这么够味儿的人了……”

云雪尧:“?”

马姐这到底算是抖S呢,还是抖M呢?

马姐一巴掌拍在云雪尧背上,“到时候你和江凌霄对簿公堂,一定要让她过去。我直觉,她敢指着江凌霄的鼻子,把他骂个狗血淋头。”

云雪尧:“……主编,你真是一个,非常优秀的新闻工作者。”

江夫人岂止敢指着江凌霄的鼻子骂,她还敢轮着拖鞋打人呢!

正说着,隔壁小组传来一阵低低的欢呼声。

“马姐,”徐森跑过来,有点焦急,“《苍山明月》被陈哥他们截胡了!”

“什么!”马姐惊得嘴里的棒棒糖都掉了。

《苍山明月》是暑期代爆款玄幻剧,剧方从去年拍摄之初就和兴业娱乐深度合作。

马姐这边带组经过全小组竞争,拿到了这部剧的采访宣传。

可是现在眼睁睁看着剧要播了,前期也铺垫了那么多,居然被其他组截胡了?

这等于辛辛苦苦种树浇水除虫,到了收获的时刻,却被别人摘了果子!

徐森说着,这边陈哥已经大摇大摆过来了,“马琴,胡姐说了,让你把苍山所有的资料传给我,我这边等下就要派人过去跟进度,快点啊,别影响了我们的效率。”

大家都是小组的主编,马姐就算要和陈哥撕,也撕不出个结果。

她气冲冲地把棒棒糖一扔,朝负责人的办公室而去。

没一会儿,整个办公区的人,都听到马姐在娱乐版负责人的办公室里大声问,“胡姐,为什么要把苍山明月给陈二?这明明是我们组的任务,我们全组都是背了KPI的!”

陈哥带的是二组,所以大家私下里都叫他陈二。

他和马琴私交不太好,大家又是竞争对手关系,平时就没少为了点新闻撕逼。


哪怕此时夜色浓黑,魏宏也能感觉到他周身浓稠又阴寒的气息。

再回眼,魏宏终于在逐渐走近的人群之中,发现了一抹不一样的色彩。

身穿豆沙绿休闲小西装的沈渊清,搭配着浅灰色的阔腿裤,长发挽成团髻盘在脑后,正和同事们谈笑着走出来……

魏宏第一次发现了一件令人恐惧的事实。

如果云小姐不穿白色衣服,他居然不能在第一时刻把她从人群之中认出来!

夜风拂面,吹起沈渊清的豆沙绿外套一角,露出里面嫩黄色的小吊带背心。

真是浑身上下,一点点白的衣料,都没有。

她挽着略显凌乱的耳发,不知和同事说到了什么,笑容是那么纯粹又轻松,莹白的肌肤与胭红的唇色在灯光下俱像宝石诱人。

但魏宏却看着她的眼睛发呆。

云小姐那一双漆黑的剪水瞳子里,有星星。

那个总是低垂着眼,几乎不和人正视,唯有在望着钟言笙才双目聚神的云小姐,此刻眼睛里有光彩。

魏宏从来没有否认过沈渊清的美。

但只有在这一刻,在今天,他才好像重新认识了她的美。

承认这份美,是动人心魄的。

回过神来,魏宏再去看钟言笙,却见他依旧掌着车门,在黑暗中遥看着沈渊清,一动不动地注视着她。

须臾,等她快要走近了,和同事们一一道别了,他的身子才动了动,正要走上前去。

一辆银灰色的玛莎拉蒂别了过来,停在沈渊清跟前。

“师哥?这么晚了,你……”

“我也才下来没多久,”俞子舜打断了她,“上来吧,我去帮你看看新房子。”

沈渊清今天来得晚,确定了租房的事。

她选的小区有点老旧,离兴业也并不近,但离三院很近,方便她随时去照顾晓晓。

俞子舜把车停在楼下,随她上楼,见到忽明忽暗的楼梯灯,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这小区物业太差了。”

“还行,”沈渊清不挑。

她没有挑剔的资格。

打开门,一居室的房子,散发出一股搁置已久的霉味。

见俞子舜眉头皱得越发深,沈渊清反手推开没关上的门,“多敞敞就好了。”

房间很小,一目了然,一间床一面衣柜,阳台上有一个厨房,连着卫生间。

厨房漆黑的台面上满是烟垢。

卫生间地砖破损了一半。

见俞子舜脸色不甚明朗,沈渊清连忙解释,“我先住着,空闲下来就会打扫,该修补的地方也会修补的。”

俞子舜不说话,只觉得一股郁气压在胸口。

云家夫妻为江家连命都没了,唯一的女儿,却最终沦落到这种地方度日。

他不肯承认是自己锦衣玉食惯了,少见这些人间寻常,只觉得视力所及一切都刺目扎眼。

拉开衣柜,柜门哐的一下,掉了一半下来,只剩一点连接处挂着,摇摇欲坠。

“这个是里面的活页坏了,”沈渊清连忙转身,从床上拿起一个小工具包,“很简单的,我网上看了教程,一会儿就能修好。”

俞子舜黑着脸,一把捏住她的手,拖到眼前,“手指怎么了?”

沈渊清葱尖白玉似的指腹上,有一块红紫色的血泡。

沈渊清连忙缩手,笑得很尴尬,“今天刚过来试了一下,手有点笨……”

是她以前娇生惯养了,第一次做这种活,手就不听话,被柜门夹了一下。

俞子舜想骂人,话到嘴边,还是咽了下去。

“给我。”他摊开手。


俞子舜开了个豪包,把两拨人合并到了一起。


时晏迟一进去,就看到不少生面孔,应该全都是兴业中层以上的领导。

她本想和徐森一起回到小团体那边去,结果被胡悦霞拉住。

“雪尧,我刚刚还在和他们聊,”胡悦霞热情像换了个人,“这次多亏了你,要不然这时候,焦头烂额的就是我们了。”

“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社会版的刘老师,这位是体育版的陈老师……这位是金融版的……”

“我们认识,”李明姗不自然地笑笑,打断胡悦霞,“云师妹,在帝传的时候就是校花级的风云人物。”

社会版的负责任饶有兴致,“云师妹,听说你刚来就抢了金融版的活,搞得云江集团的少东家气急败坏?”

“是啊,这次任泓的事也是她的功劳。”胡悦霞夸人不带喘气,俨然没了前几天的刻薄针对,“雪尧简直是我们娱乐版这边的天选之子。”

“说的是,我好久没看橙丽吃瘪了。”

“听说杂志都下印刷线了,硬生生全部停了预售。”

“还好我们有云师妹这个福星,否则的话,这次就是橙丽看我们的笑话了。”

“云师妹后生可畏啊!”

“来,云师妹,我敬你一杯!”

俞子舜一直坐在远离这群人的另一边,见状终于直起身,声音不大,“她不喝酒。”

气氛微妙的停滞了一瞬。

但很快,又活络了起来。

“云师妹,你要不要考虑到我们社会新闻来?”

“你敢抢我的人?”胡悦霞瞪眼。

“怎么不敢抢了,做新闻的就要云师妹这样嗅觉敏锐敢闯敢拼的,云师妹要不要考虑一下我们体育这边,我们这边可以采访到很多体坛大帅哥……”

“你们也太不要脸了吧?这么明目张胆的抢人,我就不一样了,师妹,我们下来悄悄谈……”

众人你一句我一句,要把时晏迟捧到天上去。

就连娱乐部门的人也纷纷过来凑热闹。

“雪尧对不起,之前是我有偏见,我自己没本事,就见不得人家天赋异禀。”

“雪尧,我这次对你口服,心也服。你说你怎么就有那个胆子,拒了任泓的采访呢?”

“你个傻瓜,人家雪尧怕是早就拿到那些料了,知道采访任泓有风险,当机立断。”

“啧啧,这份勇气,我肯定没有,雪尧我太佩服你了。”

……

这群人,先前把时晏迟踩得有多惨,现在就把她捧得有多高。

舌灿莲花到俞子舜都要听不下去了。

他不怕时晏迟会骄傲,就怕她觉得烦。

兴业好歹是俞家的产业,这些人好歹是他的下属员工,这么没底线的秀下限,他怕她会看轻了他……

然而,不等他出来,场面突然莫名的安静了下来。

俞子舜刚觉得意外,手里的手机响了一下。

他低头,就看到自己收到了一条短信推送——

【兴业记者时晏迟勾引任泓未遂,伪造黑料造谣陷害!任泓工作室已发律师函……】

KTV的豪包里,此刻凉风飕飕。

每个人,都收到了这一条推送。

在他们对时晏迟极尽吹捧的时候……

……

……

“霄爷,对不起,是我们的人太不识规矩了!都是些没见识的小姑娘,唐突了您,您别和她计较……”

帝都,纸醉金迷的会所包间里,经理正对着夏星尧卑微地点头哈腰。

在他身后,身穿白裙的年轻女孩蜷缩着身体瑟瑟发抖,头发湿哒哒地滴着酒液。

今晚上是生意伙伴约的这里。

夏星尧刚来就看到一个身穿白裙的女孩身影。



沈颂安走了回来,问魏宏,“我的包呢?”

魏宏赶忙取了给她。

沈颂安拿过来打开看了一眼,发现东西一样不少,松了一口气。

温若薇不放她走,她就坐回了陪护床上。

在他阴沉的注视之下,一件件整理自己的东西。

倒是殷柔晴表演欲旺盛。

“凌霄,该吃药了……”

“我削一点水果,你吃吗?医生说可以吃一点的。”

“凌霄,你看,这是近期我收到的几个剧本类型,你看哪一个比较适合我呢?”

偶尔温若薇会回答她,她就发出银铃般的笑声,然后娇羞无比,“好的,凌霄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沈颂安恍若未闻,她发现自己的心脏远比想象中坚强。

她打开了自己的手机,找魏宏,“有手机充电线吗?”

魏宏颤颤巍巍地看了温若薇一眼。

充电线……只有霄爷那里有一根,霄爷不说话,他不敢擅自取用。

沈颂安顺着魏宏的眼神看过去,瞬间明白。

她低头去做其他事,不再要求。

“自己过来取。”温若薇生硬地出声。

沈颂安充耳不闻。

温若薇的脸色,肉眼可见的黑下去。

殷柔晴见状,连忙懂事的起身,“我给雪尧拿过去吧……”

“拿什么过去?”

江夫人清脆的声音从门口传来,“哎呀,”

她笑着打趣,“我才一天没过来,好好的VIP怎么变双人病房了?”

在她的身后,赫然跟着一同进来的,是俞子舜……

“妈……”

温若薇终于知道了沈颂安的胡闹是从哪儿学来的。

江夫人居然把俞子舜带了进来!

她是嫌岁月太过静好,想制造点腥风血雨吗?

“凌霄你也真是的,我一过来,就看到俞少站在病房外,人家好心好意来探望你,你怎么能把人拒之门外?”

江夫人还振振有词地教训温若薇。

她回过头,把魏宏赶开,坐到沈颂安的身边,“尧尧,你怎么了?阿姨听说你晕倒了,工作重要,身体也重要啊。”

她握住她的手,皱眉,“怎么这么凉?”

她立即往温若薇那边看了一眼。

殷柔晴已经一改刚才没骨头靠着病床的样子,挺直了腰,也和温若薇隔开了一定距离。

上次江夫人不留情面的那些话还犹如在耳。

殷柔晴对江夫人这种不按理出牌,又有权有势的“未来婆婆”,有种天然的畏惧。

然而江夫人还是冷笑一声,“难怪,心都冷了,手能不凉吗?”

温若薇就觉得江夫人很是无理取闹。

“妈……”

“别叫我妈,生你还不如生块叉烧!”江夫人没好气。

她起先还说温若薇开了窍,知道把两人病床安排到一起,有利于大家重修旧好。

谁知道过来一看,好家伙!

人和殷柔晴亲亲热热靠一块,合着搁这儿恶心她的尧尧呢!

“俞少,你坐呀,”江夫人心里不痛快,也想把人恶心回去,她对俞子舜笑得亲切,“看我多傻,俞少怎么可能来探望凌霄呢。来,坐尧尧这儿来,我们尧尧多可怜,一个人孤零零在这里住院,多亏俞少你关心她。”

俞子舜难得被人说得不好意思。

沈颂安晕倒被温若薇强行带走,他担心她醒来又受委屈,想要进来看着又不让。

不得已才给江夫人打了电话……

江夫人这样睁着眼睛说瞎话,他身为晚辈都觉得尴尬。

“是你给我妈打的电话?”

俞子舜还没坐下去,温若薇已经发难。

沈颂安的事情,他特意嘱咐身边的人不准透露给江夫人。

除了俞子舜……为了接近沈颂安,他从来不择手段。


“我可以从兴业离开,从今往后,都不再从事记者职业,”

时晏迟微微昂头,正视章贺,

“但是,我不会去道歉,我不承认我捏造事实。章特助,你回去告诉夏星尧,他要告我,请尽快告,庭审的时候……穿好看点。”

章贺没有过分惊讶。

虽然这样的时晏迟,他也是第一次见到。

但既然夏星尧让他从魏宏手里接手了这件事,他多少也有点心理准备——

魏宏,还真不适合来处理这种场面。

要今天来的是他,恐怕已经一把鼻涕一把泪,苦口婆心地劝时晏迟回去可怜可怜霄爷了。

届时,霄爷最不想暴露的这段关系,以及在外的脸面,都要被魏宏给丢光了。

“好。”章贺起身,他也跟了夏星尧很多年,轻易就看穿时晏迟眼中早已冷却的灰烬,

与夏星尧不同的是,夏星尧当局者迷。

而章贺旁观者清……

云小姐,这是铁了心要离开霄爷了。

“我会转达云小姐的态度,”他反倒对时晏迟轻微笑了一下,“也希望云小姐,将来不会反悔。”

云江的律师团浩浩荡荡而来,不到一个小时,又浩浩荡荡离开。

只留下一脸懵逼的兴业法务部众。

等等……

为什么有种,虽然是法务交锋,但他们都并不重要的感觉?

时晏迟走出法务部,就看到早已等候在外的俞子舜。

“不用离职。”俞子舜只这一句话。

他远程观看了全程“谈判”。

说是谈判,不过是找个借口再度威胁时晏迟。

“可能之后会有些难,”俞子舜同她慢慢在兴业长长的走廊上走着,“但是时晏迟,听着……”

他站定,转向她,“不许再去求他,不许再给他下跪,如果,这里呆不下去……”

他封住了声音,一时静默。

“不会走到那一步,”时晏迟似乎感受到了什么,垂下眼眸,“师哥,我先去忙了。”

俞子舜看着她渐行渐远的身影,强行封住的那句话,最终还是低低出口,“……我带你离开这里……”

雪尧,我们一起离开……

……

时晏迟回到办公室,发现同事们都在对她窃窃私语。

“雪尧,我的福音!”马姐对她张开双臂,“知道吗?刚刚任泓的经纪人打电话过来,指名道姓要你为他做专人采访!”

任泓是最近的新晋顶流,身高一米八五,脖子以下全是腿,被粉丝傲称帅过CG建模。

他今年刚大爆过一部剧,目前手里已经集齐了高奢代言、名车代言和国民产品代言,被金主爸爸们背地里提名为本年度最大财富密码……想要深度采访他的杂志媒体排成行。

但任泓行程太满,在刚刚之前,还没明确接受任何一家媒体的邀约。

“福兮祸所依,祸兮福所兮。”马姐硬塞给时晏迟一根棒棒糖,“夏星尧把你告得名声大噪,要不然这样的好事,我们根本争不到。”

非但是各大媒体都在争取任泓的首次深度采访,就是兴业内部,也是抢破了头。

几个小组先前都各显神通,想要拿到任泓的“一血”。

谁都没想到,这样的好事,会落在时晏迟这个新人头上。

上次送她去采访殷柔晴的时候,同事们还只有纯纯的祝福。

可是现在,不少人看时晏迟的眼神,已经不大友善。

没有涉及利益的时候,大家都是猪一样的好队友。

但凡牵扯到利益相关,瞬间就会变成狼一样的竞争对手。

“杂志这边会先安排拍摄,你在此前的工作,就是要对任泓做大量的功课,然后确立你的采访方向和主题,”马姐认真教时晏迟,“你是学这个专业的,老师教的东西还没还回去吧?”


这样诡异的工作氛围,池元琢泰然处之。


马姐却率先受不住了。

“雪尧,你手里是不是有任泓的什么料?”她问。

池元琢知道办公区里所有人的耳朵都支棱了起来。

她漫不经心地回答,“有啊……”

“那你拿出来啊!”马姐都要急了,胡悦霞已经又砍掉了一个原本该分配给她的活。

她去找她评理。

胡悦霞还是那套说辞,并且暗示她,只要她的组里没有池元琢,一切都可以恢复正常。

马姐说她没有砍人的权利,胡悦霞就旁敲侧击地提起,金融版那边现在正缺人。反正池元琢都是关系户,去哪儿不是去呢……

马姐……没有上当。

胡悦霞身为版块负责人,明明可以直接让人事开除池元琢,自己却稳如泰山。

反倒把压力给到下面,三番两次指使她马琴去为难池元琢。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胡悦霞是只老狐狸,马姐也不是傻白甜。

娱乐部里面并不是没有摸鱼的关系户,胡悦霞却明晃晃地盯着池元琢不放。

搞不好,她也只是其他人的枪……

“我实话告诉你,”马姐压低声音,“任泓的事情在部门里的影响非常不好,现在大家情绪都很大,再这样……”

马姐面露难色,“我这边真的很难留住你了,要不你看看,要不要……转岗?”

“不转,”池元琢面色平静,“我说过三天内任泓必糊,现在,还差半天。”

马姐愕然,“那你到底在等什么呢?”

池元琢垂眸,“我听大家说,我是兴业之耻。因为任泓转投了最大的对家橙丽,丢了兴业的脸……”

办公区内,安静得跟上坟一样。

众人纷纷“埋头苦干”,不闻外事。

池元琢却忽的一笑,如芳华绽放,“所以,马姐,我想将功赎罪,给兴业把脸挣回来,让橙丽丢脸又折兵,可以吗?”

【我勒个去!现在还能口吐狂言,实在佩服!】

【如果我是第一天认识她,我就真信了,她到底哪里来的底气啊!】

私群里果然是炸了。

【她最大的赎罪就是卷铺盖滚人,我求求她有点自知之明……】

【不行,我被她挑起了好奇心,本人今天就坐在这里,看看她到底怎么逆风翻盘!】

【逆风翻滚还差不多……】

【她要能翻盘,我在办公室直播吃键盘!】

【吃键盘算什么?我鼠标主机服务器都能吃下去!】

【怂人!池元琢要能翻盘,我敢直播倒立洗脚!】

莫名的胜负欲被挑了起来……

群里众人纷纷踊跃赌咒发誓。

【我敢直播倒立劈叉吃方便面!】

【我还敢生吃黄鳝呢!】

【黄鳝?呵呵,我直播倒立吃鲱鱼罐头!】

突然间,有人大“吼”一声:【有没有人敢吃翔的?】

群里安静了一瞬……

……

【我敢!】

记者就是这么为赢敢拼的勇士!

娱记又是这群勇士里最不要脸的那一批。

【我也敢!】

【敢吃算什么?我特么能吃一吨!】

【别说了,同志们,这个月兴业的厕所我包了……】

【大爷我连方圆十里的公厕都承包下来!谁踏马都别跟我抢!】

……

就在众人拼得热火朝天的时候。

胡悦霞从办公室里冲了出来,对着办公区一阵怒吼,“全都瞎了吗?工作群里的消息都看不见吗?”

整个办公区的空气凝滞了一瞬。

所有人,所有的人……都清楚明白地听到,胡悦霞如雷贯耳的声音——

“任泓初恋出来捶他了!劈腿睡粉还让人堕胎!我特么……到底有没有人在听我说话啊!你们都死了吗——”

沸腾的血液从所有人的身躯里,慢慢的平息下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