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半夏小说吧 > 女频言情 > 重生空间八零福妻巧当家

重生空间八零福妻巧当家

沈墨寒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前世的痛苦记忆历历在目,沈芊芊经历了大哥为救她一命,把自己卖给黑窑的痛苦,经历了二哥病痛缠身,没钱医治的无奈。重活一世,沈芊芊不再任人欺负,开启了治病救人模式,拿起手术刀,一不小心成为当地的小神医,顺便还救了患上相思病的小哥哥柏鸿祯……

主角:沈芊芊,柏鸿祯   更新:2022-07-16 03:0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芊芊,柏鸿祯 的女频言情小说《重生空间八零福妻巧当家》,由网络作家“沈墨寒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前世的痛苦记忆历历在目,沈芊芊经历了大哥为救她一命,把自己卖给黑窑的痛苦,经历了二哥病痛缠身,没钱医治的无奈。重活一世,沈芊芊不再任人欺负,开启了治病救人模式,拿起手术刀,一不小心成为当地的小神医,顺便还救了患上相思病的小哥哥柏鸿祯……

《重生空间八零福妻巧当家》精彩片段

“妈,芊芊真的不行了,再拖下去人都要烧坏了!您就给我五块钱坐车送她去县医院看看吧!妈!芊芊是您亲孙女啊!您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她、她没了吧!”

孙秋双横了儿媳妇一眼,骂道:

“你个搅家精!人家陈老板都说了,把芊芊送去他那,他包医药费,直接小轿车拉县城去看病,是你非不愿意,现在倒是来逼我?我没钱!一分钱都没有!”

乔明月扶着高烧昏迷的女儿流着泪:“妈,那陈老板能是什么好人啊,您忘了吗,当初也是他拉着三包去赌钱的,把咱家赌的倾家荡产,况且芊芊十四岁了,人家出钱把她病治好了,指不定要她做小老婆,您不能把亲孙女往火坑里推啊!”

沈芊芊朦胧间听到“十四岁”“赌钱”“陈老板”,忽然觉得很熟悉。

她想起来很多年前,她还没跟着养父离家时,她亲爹赖三包是个赌鬼,赌得倾家荡产不说,还跟赌场的老板说他女儿很漂亮就是年纪小。

那陈老板是个老变态,三天两头借着催债的名义来他们家骚扰她。

沈芊芊记得,那次她好像生了场大病,高烧烧了两天,村子里的赤脚大夫看不好,就让送县医院去。

说是已经有肺痨的前兆了。

但当时她母亲乔明月身上的钱全都被奶奶搜刮了去,拿不出一分钱带她坐车去县城。

不论母亲如何苦苦哀求,奶奶都无动于衷,还逼母亲把她送给陈老板,刚好家里还能少张嘴吃饭。

最后还是大哥沈子墨看到这一切,默默转头走了,没一会儿就拿着钱回来,连夜带她上医院治病。

后来她才知道,大哥是把自己卖给陈老板了,没过几天就被人拉去黑窑里上工。

那暗无天日的煤窑苦力让他年纪轻轻得了一身病,到死都没敢和家里人联系,一个人在阴暗潮湿的出租屋孑然而死。

沈芊芊忽然觉得悲从中来。

她都死了,怎么还回想起年少时的苦难。

死都让她不能解脱。

她啜泣起来,低低的哭声传进乔明月耳朵里。

乔明月慌乱的抱紧她:“芊芊!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别哭娘这就带你去医院!”

沈芊芊忽然停住,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母亲还算年轻的面容。

她愣了下,有些分不清到底是回忆还是现实。

直到她视线略过母亲的肩膀,看到站在看门口,那个倔强但却健康的身影。

是大哥沈子墨!

沈芊芊的泪水夺眶而出,不是回忆,也不是做梦!

她重生了!

重生回到了十四岁这一年!

回到了大哥还没有客死异乡,二哥还没有突然病逝的时候!

沈芊芊几乎要喜极而泣。

但这时她突然看到大哥要转身,想起前世大哥就是这个时候去找的陈老板,她慌忙喊起来:

“大哥大哥!别去!”

沈子墨顿住脚步。

沈芊芊挣扎着从母亲怀里出来,跌跌撞撞的跑过去,一把抱住他,抽噎道:

“别去,我求你了,我没事的,真的,我能自己治好自己,你别去。”

她死死的抱住沈子墨,生怕自己一个不留神,再回神只能捧着哥哥的骨灰盒了。


沈子墨红着眼睛过了好半晌才硬着心肠把小妹的手掰开:

“芊芊听话,大哥很快就会回来的。”

沈芊芊手一空,放声大哭起来:“不——我不允许你去!”

说着,她抄起衣柜上的剪刀,对准自己的脖子:

“你今天要是去了,我也不活了!反正这条命也是老天爷出了差错赏给我的,我早该死了!”

在场的人全都吓了一跳。

就连一向泼辣厉害的孙秋双都被自己这个孙女吓得一个激灵,捂着胸口后退两步,惊呼了声杀千刀的。

沈芊芊一转头,恶狠狠的盯着孙双秋:

“还有你,今天你要是不把我娘这些年上交的工资都拿出来,我就扎死你这个老太婆,到时候我进监狱,你进棺材!”

孙双秋人都傻了,白着脸抖着嗓子说:“你、你......哎呦老天爷啊,我哪有什么钱啊,全给你爹还债了!”

沈芊芊不跟她废话,剪刀尖尖对准她:

“柜子钥匙拿出来,不拿我就现在扎死你,反正没钱去县城我也会病死,不如现在拖你一起下地狱!”

她记得这老太婆有个放钱放首饰的柜子,平时这钥匙她都贴身带着,睡觉都捏着,宝贝的紧。

孙秋双一听瞬间跳脚:“你这个小瘪——”

话还没说完,沈芊芊的剪刀从她脸上擦过,顿时飚出几滴血,扎进了她背后的黑木老柜子上。

全场霎时鸦雀无声。

孙秋双因为这几滴血吓得三魂丢了七魄,老老实实交了钥匙。

沈芊芊耗尽力气,拿到钥匙的时候已经觉得头重脚轻,眼前的景象都重叠了。

拿钥匙打开柜子,看到里面的东西后,就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昏过去之前她还在想,死老婆果然是在骗人。

柜子里整整齐齐的放着一沓十块钱,目测有个一百来块,还有两对银镯子!

明明自己有钱,还要让自己亲孙女赔上一生,给她的赌鬼儿子抵债!

黑心烂肺的老太婆!!

昏了不知道多久,沈芊芊忽然觉得身在他处,睁眼一看,竟然发现自己竟然身在一间手术室里。

室内光线明亮,器具齐全,靠墙一侧还有一张书桌,上下摆满了医学类的书籍和手记。

沈芊芊走过去随手抽出一本手记,一瞬间就认出了是养父的笔记。

并且这本手记,养父拿给她研读学习过,只是她还没来得及看完,就被她一直信任的男友杀害了。

只是哪怕到现在,沈芊芊都不明白,这个渣男为何会因为养父留给她的平安福而谋杀她。

那平安福不过是养父为了保她平安,上山求一位大师得来的,值不了什么钱。

沈芊芊想不明白,继续往里走,发现竟然还有一间摆得满满当当的药房,全都是二十多年后的特效药。

以为自己是在做梦的沈芊芊睁大眼睛,目光一行行的扫过那些特效药的包装,发现还有治疗哮喘的药!

如果她记得没错的话,前世二哥身体一直很不好,她跟养父离家后多年,再寻回家里才知道,二哥不到三十岁的年纪就因为哮喘病逝了。

二哥的早逝是她前世的心病,每每午夜梦回,她都在后悔,自己是不是不该跟养父走,以至于连二哥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

但是前世她若是不跟养父走,养父也不会平白给他们家银子和粮食,让两个哥哥和娘能吃上一口热饭活下来。

沈芊芊眼睛发酸,这梦做的真好,她不由得伸手去拿那盒药,打开的一瞬,她竟然还闻到了药的苦涩。

真实的嗅觉让她有些怔愣。

就在她以为自己是不是又重生穿越之时,再次睁开眼,她看到了医院雪白的天花板。

以及手里紧紧捏住的治疗哮喘的特效药。

沈芊芊倏然起身,盯着手里的药盒,心脏扑通扑通直跳。

怎么回事?

难道刚刚看到的一切都不是梦?

沈芊芊不敢置信,捏着药盒的手都在抖。


她伸手摸了下自己的脖子,一下从里面扯出一个平安福来,跟前世养父赠予她的一模一样!

沈芊芊浑身血液都要凝固了。

她重生回到十四岁,按照前世的发展,她十五岁才遇到的养父。

平安福怎么会出现在十四岁的她身上?

莫非平安福有什么玄机,跟着她重生了,还因为种种原因开启了里面的空间?

沈芊芊咽了咽口水,摸着平安福,心中一动,再一睁眼,果然看到了那间手术室!

意识再一转,她又回到了病床上!

沈芊芊来回进出试了几次,确定,这个平安福确实就是个空间。

并且,养父在前世就知道了,把里面打理的仅仅有条。

沈芊芊还在写字台上看到了养父留给她的字条,上面写着这个空间是送给她的三十岁的生日礼物。

只是养父还没来得及告知她其中的玄机,她就被谋害了。

沈芊芊眼睛有些湿润,怪不得她那个人渣男友会因为这小小的平安福,置她于死地。

这个空间相当于一个移动医院,是养父毕生的心血。

养父的神医的名声早些年就传遍了,重金难求他一次出诊。

他没有在哪个医院就职,更没有固定的家,十几年来带着她四处游医救人,培养她教导她。

可惜她遇人不淑,白白糟蹋了他的养育之恩。

沈芊芊深吸一口气,渐渐平静下来。

此时正是半夜凌晨,许是她出了点动静,趴在她床边的二哥沈子豪倏然惊醒。

“芊芊醒了?哪里不舒服没有?”他上手摸着沈芊芊的额头,感觉到降温了,长出一口气。

这次真的吓到他了。

妹妹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他估计也得跟着去了。

还好医生说只是肺炎引起的发热,再加上长期营养不良,受了点刺激才昏厥的。

打几天吊瓶,消消炎就没事了。

沈芊芊看着眼前的清秀俊朗,但却藏不住病气的二哥,眼睛微酸,吸了吸鼻子小声说:

“没有什么不舒服的了,二哥你上来跟我一起睡。”

一开始沈子豪不愿意,病床就那么大,挤着妹妹他可心疼了。

但架不住妹妹撒娇耍赖,只好叹口气,揉揉妹妹的脑袋,脱了鞋跟她挤挤了。

许是累坏了,沈子豪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但沈芊芊始种没有合眼。

等二哥完全熟睡后,她悄悄拉起他的胳膊,手指搭在他的脉搏上。

前世她还跟着养父学了点中医的本事,常见的脉搏她都摸得出来。

果然,二哥已经有较严重的哮喘了。

但他纵使难受,也从来不吭气,大概是不想给家里增加负担,硬撑着。

沈芊芊鼻子酸的不行,忍者眼泪,这一世,她要好好的待在家人身边。

凭她的本事,一定能养活家人,让家人过上好日子。

现在当务之急是把二哥的病稳住,然后慢慢治疗调理。

得想办法让二哥把药吃下去。

次日,沈芊芊是被人搓醒的。

迷迷糊糊的睁眼才知道,是大哥拿着毛巾给她洗脸呢。

“大哥大哥,你轻点,小妹这么细皮嫩肉的,你都给搓红了!”

话音刚落,就见沈子豪冲了过来,一把抢过沈子墨的毛巾。

抢过来自己轻轻沾着水擦。

沈芊芊盯着给她仔细擦脸的二哥,吸吸鼻子,伸开双手抱住他。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