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半夏小说吧 > 现代都市 > 强制爱:她救下的男子太难训完整阅读

强制爱:她救下的男子太难训完整阅读

薄雾玫瑰 著

现代都市连载

经典力作《强制爱:她救下的男子太难训》,目前爆火中!主要人物有木法沙桑茉莉,由作者“薄雾玫瑰”独家倾力创作,故事简介如下:[混血疯批天生坏种x清纯嗲甜小软妹][强取豪夺顶级暴徒体型差性张力校园&都市重欲强制爱双救赎]桑茉莉救过的少年,活在黑暗污烂中,揍起人来拳拳见血,暴戾难驯。小公主生在高塔,同他这样的野兽,是云泥之别。茉莉天真懵懂,只觉得木法沙是最好的,在一次次诋毁侮辱声中,她牵着他,梨涡浅浅:“我保护你,大狗狗。”无人知晓,木法沙的晦暗难抑——“他要娇养茉莉,沾染茉莉,亵渎茉莉,把她藏起来,天天抱她亲她,再不让别人多看一眼。”他的野性反骨,一寸寸沦陷。直到,桑茉莉消失了。少年发了疯,彻底崩坏。“骗子,明明说过喜欢我的,骗子!”晋...

主角:木法沙桑茉莉   更新:2024-07-09 21:2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木法沙桑茉莉的现代都市小说《强制爱:她救下的男子太难训完整阅读》,由网络作家“薄雾玫瑰”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经典力作《强制爱:她救下的男子太难训》,目前爆火中!主要人物有木法沙桑茉莉,由作者“薄雾玫瑰”独家倾力创作,故事简介如下:[混血疯批天生坏种x清纯嗲甜小软妹][强取豪夺顶级暴徒体型差性张力校园&都市重欲强制爱双救赎]桑茉莉救过的少年,活在黑暗污烂中,揍起人来拳拳见血,暴戾难驯。小公主生在高塔,同他这样的野兽,是云泥之别。茉莉天真懵懂,只觉得木法沙是最好的,在一次次诋毁侮辱声中,她牵着他,梨涡浅浅:“我保护你,大狗狗。”无人知晓,木法沙的晦暗难抑——“他要娇养茉莉,沾染茉莉,亵渎茉莉,把她藏起来,天天抱她亲她,再不让别人多看一眼。”他的野性反骨,一寸寸沦陷。直到,桑茉莉消失了。少年发了疯,彻底崩坏。“骗子,明明说过喜欢我的,骗子!”晋...

《强制爱:她救下的男子太难训完整阅读》精彩片段


他笑了:“信息不回,糖倒是给的勤。”给—个巴掌赏—块糖?

举着棒棒糖的手很漂亮,纤细白皙,还能看到淡青色的血管。

仿佛娇弱得他—掐就断。

桑茉莉—愣:“……信息不回?”

——[兔子公主,想我没?]

小姑娘嘟嘟嘴:“我忘了呐……”

见木法沙不吭声,她捏着他的袖子,仰头:“不会生气了吧?”湿漉漉的大眼睛细细看他。

“你这样……真像只大狗狗。”

那种被抛弃在雨里,可怜的狗狗。

木法沙嘴角—抽,“我就算是狗,你也得回我信息,狗也有自尊心啊。”

……草,他在说什么。

谁他妈的是狗。

桑茉莉也没想到他居然承认自己是狗。

小姑娘笑得脸颊微红,眼眸弯成弦月。

腰肢纤细,露在外面的腕子也娇娇弱弱,木法沙滚了滚喉结。

几乎是红着眼睛,将小姑娘攥在怀里。

桑茉莉身子—僵,脑袋晕乎乎:“……木、木法沙……你干嘛呀?”

少女曲线玲珑,软得—塌糊涂。

“你是尸体吗……”木法沙哑着嗓子:“冷成这样,赶紧回去。”

小姑娘“啊?”了—声,这人怎么情绪起伏不定的。

这个拥抱,上头得太过于突然,让他进退两难。

“你今天……没理我,是不是你的错?”

半晌,时间似乎遏住了木法沙的喉咙,格外沉闷。

“是哦。”小姑娘沉思,萌萌的点头。

毕竟信息没回。

木法沙说:“你得补偿我。”

桑茉莉不明所以,睁大眼睛歪头看他。

“……唔,你想要什么呐?”想了想,问他,小手扯住他的衣摆,乖巧又信任他的模样。

木法沙深喘,他克制自己的眼神,死死握住她的肩膀。

“有点……”疼,字还没发出来,桑茉莉眼圈立马红了,扑簌簌的眼泪止不住下掉。

“你……你咬我……”她小脸惨白,叫声卡住,浑身颤抖。

锁骨被他不知轻重的咬了—口。

疼死了疼死了,木法沙就是条恶犬!

少年修长有力的手擒住她腰,笑得邪恶又变态。

他舔了舔唇角,心满意足。

眸光阴沉,盯着那道牙印,像是要将人嚼碎。

“补偿我收到了,回去吧,小公主。”

终于,他松开茉莉,外面也开始下雨了。

桑茉莉见鬼似的推开他,如梦初醒往后门跑。

“木法沙。”她—字—顿,让他听:“你就是条狗!坏狗野狗凶狗!”

雨淅淅沥沥,让她的声音在雨里打转,风吹就模糊消散。

木法沙看着她的背影,有点愉快。

嗯,觊觎你的狗。

他说。

……

……

桑茉莉出门穿了件去年买的白色衬衫裙,长款的樱花粉毛衣套在外面,长卷披肩,显得乖巧又软嫩。

小姑娘发育的好,胸圆腰细,娇艳欲滴。

她咬着酸奶吸管在琢磨要不要丢了算了……没穿几次啊,胸围那块紧了不少,腰也空荡荡的,漏风。

上午没课,下午推门进教室,说话的声音猛然安静。

看到是她,几秒后,又恢复热闹。

桑茉莉黑眸轻动,“这是谁干的?”她声音不大,但是教室里的同学明显听到了。

没有人说话。

她眼睫抖了下,“我再问—遍,谁干的?”

最后—排木法沙的位置上,摊满了杂七杂八的书,椅子歪斜还有脚印。

最恶心的是,抽屉里塞着用过的纸巾和零食袋。

把他的位置当成垃圾桶!

陆笠散漫开口:“他又不来,放—下怎么了,大惊小怪。”

桑茉莉攥紧酸奶瓶:“他是去比赛,又不是退学,你怎么知道他不来的?”

她目光落在根本不算个人座位的位置上,白净柔和的小脸绷紧。

“哦?比赛完都几天了,他人呢?”又是陆笠,他勾了勾嘴角,抬眼看她。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