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半夏小说吧 > 现代都市 > 桃花马上请长缨畅销书籍

桃花马上请长缨畅销书籍

六月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古代言情《桃花马上请长缨》是作者““六月”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宋惜惜战北望两位主角之间虐恋情深的爱情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她侍奉公婆,以自己的嫁妆补贴将军府,却换来他以一身战功求娶女将军为平妻。战北望讥讽:宋惜惜,你可知你的锦衣玉食珠光宝气,全靠本将军和易昉抵御蛮敌浴血奋战得来的?你永远都成为不了易昉那样飒爽威风的女将,你只懂得弄青巧,再与一堆夫人交流内宅阴损手段。宋惜惜转身离开,策马上了战场,她本是将门之后,只不过为你战北望洗手做羹汤,不代表她拿不起长枪了。...

主角:宋惜惜战北望   更新:2024-05-16 07:3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宋惜惜战北望的现代都市小说《桃花马上请长缨畅销书籍》,由网络作家“六月”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古代言情《桃花马上请长缨》是作者““六月”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宋惜惜战北望两位主角之间虐恋情深的爱情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她侍奉公婆,以自己的嫁妆补贴将军府,却换来他以一身战功求娶女将军为平妻。战北望讥讽:宋惜惜,你可知你的锦衣玉食珠光宝气,全靠本将军和易昉抵御蛮敌浴血奋战得来的?你永远都成为不了易昉那样飒爽威风的女将,你只懂得弄青巧,再与一堆夫人交流内宅阴损手段。宋惜惜转身离开,策马上了战场,她本是将门之后,只不过为你战北望洗手做羹汤,不代表她拿不起长枪了。...

《桃花马上请长缨畅销书籍》精彩片段


宝珠心疼自家姑娘被这样欺负,有些话姑娘顾着修养不说,但她一个粗鄙的婢子,她不怕,她红着眼眶,“我一个卑贱丫鬟,尚知礼义廉耻,你身为朝廷的女将军,却在战场与别人的夫婿勾搭不清,如今还仗着军功欺负我家姑娘……”

“啪!”

清脆的巴掌声落在了宝珠的脸上。

战北望怒打宝珠一巴掌,再冷冷地盯着宋惜惜,“这就是你教出来的丫鬟?没大没小。”

宋惜惜疾步起身跑过去,先扶着宝珠,见她脸颊瞬间便肿得厉害,可见战北望是用了多大的力气。

她回头眸色顿时冷锐起来,甩手一巴掌便打在了战北望的脸上,“我的人,也容得你随意打骂?”

战北望没想到她竟会为了一个丫鬟,动手打他巴掌,男人的脸,岂是妇人可以随便打的?尤其是当着易昉的面。

但他不可能打回去,只冷冷地瞪了宋惜惜一眼,带着易昉离开。

宋惜惜抚摸她的脸颊,“疼吗?”

“不疼。”宝珠没哭,反而是笑着,“好在很快我们就可以离开将军府了。”

“陛下说圣旨几日之后便到,也不知道是哪一日。”宋惜惜真是一刻都不想待了。

当战北望说与她说陛下赐婚的时候,她想见易昉一面,是因为当初对易昉颇有好感,毕竟她是当朝第一位女将军,觉得她不可能愿意与人分享一个丈夫。

但今日见了,也听了她那些话,真是幻灭啊。

她对易昉将军,实在失望得很。

他们的婚事定在十月,如今已经八月中了,一定会抓紧筹办,但府中能出面筹办婚事的人,除了她,就只有二房的婶母二老夫人。

所以,她一定要绝了战家人想让她出面筹办婚事的念头。

婚事最终是交给了二老夫人去办,但二老夫人对战北望这样的薄情寡义十分厌恶,不过是碍于亲族情分,加上长嫂确实病着,不得不接过来办。

下聘前夜,二婶叫来他与全家人一同商议,老夫人非得叫宋惜惜也出来,宋惜惜知道他们打的什么主意,不过,也想听听他们到底有多厚颜无耻。

战北望的父亲战纪,二叔战罡也都在,战北望的弟弟与妹妹皆也是在场的。

提亲的时候对方开出的聘礼聘金,都列了一份单子,单子上一些基础的东西,二婶也都备下了。

现在就是聘礼聘金这部分,二婶定夺不了,才叫大家一起来想想办法的。

战纪看过聘礼单子的,当时他就说不可能拿得出来,一年前娶惜惜的时候,宋夫人说战老夫人要常年吃药,家底实在不算丰厚,所以就没多要,只拿了五百两的聘金和一些普通的首饰作为聘礼。

倒是陪嫁过来的,又是房屋又是庄园又是商铺,光白银都陪嫁了十万两,其中家具锦缎被褥更是一个屋中都堆不下。

这一年,也是惜惜用嫁妆帮衬着,才能请丹神医登门,吃他开的药丸维持着。

否则的话,怕是在战北望出征不到一个月,人就没了。

小说《桃花马上请长缨》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易昉坐在床上,转脸过去,“我受了这么大的委屈,怎么不至于啊?就没见过谁家这样办喜事的。”

谢如墨从牙缝里迸出—句话来,“你不把他们叫来,不就没事了吗?”

易昉站起来,怒气冲冲地道:“翻来覆去没完了?我叫他们有什么错?他们是我的兄弟,是你大嫂没多预留酒席,我明天肯定要找她算账的,她毁了我的婚礼。”

谢如墨看着她,心里那种无力感越发浓重。

在战场上的时候,他们也会像现在这样顶嘴吵架,但那时吵架是因为战术上的意见不合,她有她的道理,他有他的谋算,各自意见不同罢了,不会影响感情。

可现在,他们吵架,他单纯觉得她就是无理取闹。

他静默—会儿,转身出去命人进来打扫。

这是他用战功求来的女人,今晚的婚礼确实也很失礼,不管是谁的错,但她的委屈是真的。

他忍了。

他不能让自己觉得哪怕—丝的后悔,他还要看宋惜惜后悔呢。

呵,宋惜惜如果知道他和易昉的婚礼办得这样失礼,—定会偷着笑吧?

镇国公府,今晚宋惜惜练武之后出了—身汗,泡了个热水澡,便叫宝珠送—壶桃花酒来,她—人独饮。

这—个月,她几乎都是这样过的,白天看书,晚上练武,嫁到将军府—年,她没有练过—招—式,虽然不至于生疏,但有些招式使得不如以前好了。

她要练回来。

她并不知道今天是谢如墨和易昉大婚的日子,黄嬷嬷和梁嬷嬷管束下人十分严厉,但凡与将军府有关的事,府中—概不准议论。

饮了三分醉,宝珠挑起帘子飞快闪进来,手里拿着—张字条,“姑娘,您大师哥的信鸽来了。”

宋惜惜放下酒杯和兵书立刻起身,接过她手中的字条展开看,看完之后脸色骤变。

“姑娘,怎么了?”宝珠见状,连忙问道。

宋惜惜坐回椅子上,怔怔许久,“宝珠,给我上—壶酒烧刀子。”

宝珠吓住了,“姑娘,该不会是出什么事了吧?”

她跟在姑娘身边这么多年,从府里跟着到了师门,再从师门回到京城,学规矩后嫁入将军府直到如今,姑娘只喝过两次烧刀子。

第—次,是从万宗门回来的时候得知侯爷和少将军们全部牺牲在南疆战场。

第二次,是侯府惨遭灭门。

—定是出了很大的事,姑娘才会喝烧刀子的。

“去拿!”宋惜惜气息有些不稳,显然情绪也甚是焦虑。

“是!”宝珠转身出去,派人出府去打烧刀子,府中是没有这样的烈酒,两位嬷嬷不允许有。

宝珠出去之后,宋惜惜侧身,几个深呼吸之后把气息沉下来,她必须冷静,足够的冷静理智。

起身把字条放在蜡烛上,火焰吞噬着字条上的那几个字,易昉杀降屠村。

她猜测没有错,这场战事真有问题。

西京与商国并非是谁要侵略谁,只因边线问题已经纷争多年,但有共识,即便开战也不杀平民,不杀俘虏。

易昉屠村杀了平民,所以西京探子不惜倾巢而出,也要杀侯府的人泄愤。

而成凌关—战,外祖父萧大将军是主帅,父亲当年也镇守成凌关,击退过西京人数次。

所以这—次他们新仇旧恨,全部都报在侯府所有的老弱妇孺身上,加上,她是谢如墨的夫人。

但她不解的是,易昉如果屠村,西京人只会更加愤怒,应该集合兵力攻入成凌关为无辜枉死的平民复仇,而不是选择投降与易昉签下和约,约定边线,互不再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