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半夏小说吧 > 现代都市 > 精品全集被追杀的我,被敌人推上了皇位

精品全集被追杀的我,被敌人推上了皇位

80年代的风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小说《被追杀的我,被敌人推上了皇位》,是作者“80年代的风”笔下的一部​军事历史,文中的主要角色有司马兰夏天,小说详细内容介绍:他是一朝皇子,威胁到了储君之位,然而,不仅太子要杀他,美女要杀他,就连他的皇帝老子也要杀他。为了好好活着,他不得不退居深山,偷偷培养精锐部队自保;不得不写下惊世诗篇养家糊口;不得不打造世外桃源养精蓄锐!然而,正当他以为眼前人是来除掉自己时,他们却跪地不起:“请九皇子登基!”...

主角:司马兰夏天   更新:2024-07-13 03:3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司马兰夏天的现代都市小说《精品全集被追杀的我,被敌人推上了皇位》,由网络作家“80年代的风”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小说《被追杀的我,被敌人推上了皇位》,是作者“80年代的风”笔下的一部​军事历史,文中的主要角色有司马兰夏天,小说详细内容介绍:他是一朝皇子,威胁到了储君之位,然而,不仅太子要杀他,美女要杀他,就连他的皇帝老子也要杀他。为了好好活着,他不得不退居深山,偷偷培养精锐部队自保;不得不写下惊世诗篇养家糊口;不得不打造世外桃源养精蓄锐!然而,正当他以为眼前人是来除掉自己时,他们却跪地不起:“请九皇子登基!”...

《精品全集被追杀的我,被敌人推上了皇位》精彩片段


任司马兰兰质蕙心,聪慧过人,也理解不了“本钱”所指何物?

司马戈眼中闪过一幅画面,冷俏的脸上红晕更甚:“小姐,那是男人之间的悄悄话。”

“是指男人的命根子!”

顿时。

司马兰懂了!

她白玉般的俏脸上飞上朵朵红云“小戈,你脸色潮红,眼角含春,很不对劲啊!”

“平日里那个冷酷的少女战士去哪里了?”

“你这死妮子......我让你去盯亲卫营的防务,你去偷窥他们洗澡做什么?”

司马戈嘟起红唇,一脸不满:“都怪那些残疾亲卫,只要我靠近探听,他们就像防贼一样防着我!”

“搞得我像外来的谍者般,可恶极了!”

“呵呵呵......”

司马兰摇头轻笑:“不是防着你!”

司马戈一愣:“那他们是防着谁?”

司马兰认真的道:“他是防着所有外人!”

司马戈:“......”

司马兰见自己的亲卫头子不解,只好解释:“小戈,我和他虽然已经有御赐婚约,但我们现在的状态,更像是一场赌约!”

“他若想活着走到大荒州,成为名副其实的荒州王,就不能将性命托付给外人!”

“他,是一个非常谨慎的人!”

“所以,就算是我们,也必须防备!”

“因为,他输不起!”

“输,就代表着死亡!”

司马戈恍然大悟:“原来如此!”

“小姐,既然如此,那我们也独自布置防御吧!”

“好!”

司马兰笑看屋外,意味深长:“我们的命,也要掌握在自己手里才好!”

“一旦刺客到来,不会因为是司马府的二小姐就不杀我!”

司马戈脸色一肃:“小姐,若是东宫那位动手,定是以雷霆万钧之势压来,荒亲王这些残兵恐怕挡不住啊!”

司马兰不置可否:“就看他的命了!”

“他虽然智慧不凡,奈何手下尽是伤兵,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小戈,战斗开始,你就呆在他身边,保护好他!”

“是!”

司马戈领命:“小姐放心,他是你打开自由之门的钥匙,我会用生命护他周全!”

司马兰想了想:“若事不可为,你可以撤离!”

“自由,对小姐我很重要!”

“你,对我来说,同样重要!”

司马戈不禁有些感动:“愿为小姐效死!”

另一边。

在桃花坞堡前方二十里处,有一座巨大的雪山,名为猛虎。

这里山高林密,地势险要。

山脚下,就是帝都通往西边的官道。

由于连日大雪,官道上的积雪已经能没过成人的膝盖,行走难。

所以,路上的行人极少。

而猛虎寨。

是猛虎山上的土匪窝,建立在猛虎山深处,山陡路险,易守难攻。

猛虎寨建寨三年,寨中匪徒大多是从帝都逃出的通缉犯,个个身上都有血案,在猛虎山结伙打劫过往的行人。

劫财也劫色!

杀人也灭口!

三年来,这伙土匪在这条官道上犯下累累血案!

但得益于他们灭绝一切活口的狠辣作风,一直让官府找不到这伙土匪的落脚点。

此时。

“啊......”

猛虎寨的聚义厅中,传出一声少女的惊叫声。

声音中,带着无尽痛楚,犹如受伤的夜莺悲鸣。

“求你们,放过我!”

一个披头散发的俏丽少女被四个凶恶土匪按住手脚压在长长的木桌上,哭得梨花带雨,苦苦哀求!

她的上衣已经被撕碎,露出洁白的肌肤。

顿时。

“啧啧啧......”

聚义厅中的土匪双眼放光,紧盯少女玉体,喉结上下滑动,面红耳赤的乱吼:“脱!脱!脱!”

紧接着。

“嘶......”

一个雄壮的光头男冲上前,撕碎了少女的亵衣,作势就要扑上。

忽然。

一柄细剑疾如闪电,穿透了光头男的喉咙,剑尖闪烁着妖异的血光。

“砰......”

光头大汉死不瞑目,软软倒在少女那长长的两腿之间。

“噗......”

细剑被拔出。

一股血光从血洞中喷射而出,溅了少女一身!

紧接着。

“嘶嘶嘶嘶......”

一道纤细身影如梦如幻,急速挥洒出四道剑光,如同毒蛇般撕裂空气,割开了桌子边缘那四个匪徒的脖子。

“噗噗噗噗......”

四个匪徒咽喉喷出的血雨,覆盖了赤裸少女的肌肤,仿佛在洗刷他们对少女犯下的罪过。

少女一身血污,身体僵硬如雕塑,被整个吓傻了!

这时。

整个聚义厅的土匪才反应过来,一个肥胖土匪发出杀猪般的怒叫:“敌袭啊!”

“寨主和四个当家的被她杀了!”

“兄弟们,将这个小妞拿下,干死她,为寨主和几个当家的报仇!”

没错!

杀人者,正是一个身穿黑衣的绝色少女。

她长得明媚皓齿,童颜如玉,前凸后翘,一脸纯真模样。

但,她手中那滴血的细剑,正在用事实告诉所有土匪......这是一个心狠手辣的小妞!

杀人不眨眼!

“杀......”

众土匪发出一声呐喊:“杀死这个小妞!”

“杀了她啊!”

这时。

“嗖嗖嗖......”

聚义堂外飞进一群黑衣人,一个个身手高强,杀入了土匪群中。

“噗噗噗......”

黑衣人飞檐走壁,刀剑过处,血雨飞舞,剑剑夺命。

土匪,根本不是这群黑衣人的一剑之敌!

片刻后。

寨中土匪,全部被杀绝!

木桌上,浑身血污的女孩战战兢兢起身,满眼恨意的脱掉寨主外衣,裹在身上。

然后。

她跪在木桌前,叩首:“叶金莲谢恩人的救命之恩!”

“不知能否告知金莲恩人的姓名?”

“”以后,金莲才好在家中为恩人立长生牌位,为恩人祈福一生!”

“呵呵呵......”

童颜黑衣女冷笑道:“你既然已经敢在死人身上剥衣服穿,说明你活下去的意志已经战胜了你的羞耻心,今后定能活得很好!”

“你不用知道我的姓名,也不用为我立长生牌位,我只是凑巧救了你而已!”

“我之所以没有杀你......是因为这里死的人够多了!”

“走吧!”

名叫金莲的少女深深看了黑衣少女一眼,又从光头寨主身上搜出一些碎银,从木桌上拿起一根染血的鸡腿,一边吃,一边往外走去。

鸡腿上的鲜血,染红了她苍白的唇,如同野兽撕咬生食般!

但她却毫不在意!

现在,她只想活下去!

她的家人已经被这伙土匪杀光!

土匪已经被黑衣人杀光!

她的仇人虽然已经死了!

但,天下的土匪都该死!

都该死!

金莲的身影消失后,童颜黑衣女才脆生生的道:“师姐命我们在这猛虎山下刺杀九皇子!”

“按照推算,九皇子一行应该在傍晚时分到达这里!”

“现在,全体休息!”

“听命令下山做任务!”

“是!”

众蒙面黑衣人恭敬领命。

忽然。

一个黑衣人从远处飞奔而来,单膝跪在童颜少女面前:“二圣使,大圣使让我来传令!”

“大师姐有何指示?”

“大圣使说......九皇子一行在桃花堡休憩!”

“若今天他们不再赶路,就命你带队绞杀桃花堡,一个不留,斩尽杀绝!”

童颜二圣使眉头一皱:“要这么急吗?”

黑衣人点头:“大圣使说,东宫那位想立即看到九皇子的头颅!”

“所以,今晚必须完成任务,不得拖延!”

童颜二圣使大眼中闪过一丝杀意:“领命!”

“回禀大师姐,九皇子今夜必死!”

“我会拎着九皇子的头颅去见她!”

小说《被追杀的我,被敌人推上了皇位》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片刻后。

司马府的死士共二十人,单膝跪在司马兰的马车前:“小姐!”

司马兰吩咐道:“司马戈,将物资车赶出来,我们跟随荒亲王殿下去大荒州!”

“是!”

死士头领司马戈,名字很男性,却是一个冷面美少女,身材极为火辣,前凸后翘,非常有料。

论姿色,只是稍弱于司马兰。

夏天忍不住多看了一眼。

因为很担心......司马戈胸前的两团浑圆会将皮甲撑破!

他发誓,纯粹是从欣赏的角度出发,并无异心。

片刻后。

司马戈领着二十辆马车出城,上面全是麻袋,里面装满了粮食。

夏天暗忖......刚刚若是司马兰翻脸,那些死士飞奔过来就会将他乱刀分尸吧!

那这些装着粮食的马车,就永远不会出城。

“荒亲王殿下,这是父亲为你准备的一百石粮食,都是上好的关中稻米,还请殿下不要嫌弃司马家这份赠仪!”

司马兰落落大方的道:“最重要的,是送上司马家的一片心意。”

在大夏朝,一石等于100斤,一百石等于10000斤。

这份礼,不大也不小!

夏天领情:“大荒州有缺粮之苦,没有比这更好的赠仪了!”

“咯咯咯......”

司马兰娇俏一笑:“父亲是怕你饿着我!”

“其实,大荒州中那十万大山中,能开垦的良田很多,并且矿藏丰富,只是山高路险,山中凶险,运不出大山而已。”

“荒州王殿下,若你今后能征服大荒州的十万大山,荒州就能变得富裕!”

可以看出,司马兰对大荒州颇有研究:“司马小姐有心了!”

“以后还请多多指教!”

司马兰并不傲娇,笑颜如花,温柔亲和:“亲王殿下客气,既然已成同路人,兰儿定会全力助您入主荒州。”

“帮殿下,就是帮我自己。”

这是司马兰的态度。

也算是司马家的态度。

夏天大爱这样智慧与美貌并重的司马兰。

炽热眼神烤红了司马兰那绝美的脸庞!

若夏皇看到他们这相见欢的模样,应该会气得吐血吧!

这时。

“砰砰砰......”

稍显杂乱的脚步声从城门传出,一队甲胄破烂,兵器生锈,面有菜色的士兵跑步出城。

只见这些士兵的年龄在20岁至30岁之间,年龄并不大!

但眉头、眼角全是皱纹,很显老,明显营养不足导致。

而且,全是伤兵!

有的是跛脚!

有的手臂僵硬!

还有几个瞎了眼......不是瞎左眼,就是瞎右眼。

很明显,这是一支由伤兵组建的部队,共百人,领头者是两个手持长枪的银甲小将,正是昨日太子身后的金甲侍卫。

两人齐齐上前行礼:“卑职卢树、高飞参见荒亲王殿下!”

“皇上圣旨已下,从今天起,卑职两人就是亲王殿下的亲卫统领!”

“卢树为正统领!”

“高飞为副统领!”

一瞬间。

夏天就猜到了一些什么,出口试探:“就因为你们看到了太子吓尿......他就将你们送到我身边来陪我送死吗?”

卢树和高飞被说中心事,脸色有些发白,咬着牙道:“卑职惶恐!

“从今天起,末将定尽心护卫亲王殿下的安全,与殿下同生共死!”

没错!

从成为夏天亲卫统领开始,两人就注定与夏天同生共死。

若是夏天被人杀死,他们也会被砍头。

说不定帝王一怒,还要抄家灭族。

历史上,这样的事多不胜数。

“起来吧!”

夏天心情颇好。

他见识过两人的快刀,是两把好手。

“只要你们听我的话,也许我们就能好好的活下去。”

卢树和高飞眼神一亮,又对司马兰拱手行礼:“卑职见过王妃。”

司马兰俏脸一红,温柔还礼:“司马兰见过卢家公子和高家公子!”

“我和荒亲王殿下并未成亲,诸位叫我名字即可。”

说完,她又对夏天道:“荒亲王殿下,卢树公子和高飞公子都是将门子弟,从小熟读兵法,定能为您分忧。”

夏天不置可否:“那我拭目以待。”

卢树和高飞交流了一下眼神......王爷对他们的能力存疑啊!

定要好好表现才是。

这时。

夏天指着面前歪歪斜斜队伍,神色平静的问:“卢树,这就是太子让你带给我的一千雄兵?”

卢树满脸窘迫:“回亲王殿下,太子给我们调拨了一千伤兵营的战士。”

“大部分是重伤员!”

“我和高飞只挑出这百名轻伤员组建您的卫队。”

卢树和高飞同时下跪:“卑职无能,请殿下责罚!”

旁边。

司马兰秀眉微皱......这样的伤残之兵还能上战场吗?

能保护好荒亲王吗?

但是。

夏天脸上却毫无失望之色,反而很兴奋,眼神扫过这百人后,双眸亮得惊人。

宝贝啊!

这些百战老兵是宝贝!

千金难买的宝贝!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太子,还真是贴心。

夏天强压心中兴奋之情:“司马兰小姐,我想让这些老兵脱掉上衣,看看他们的体魄,若你觉得不便,可以先入马车中休息片刻。”

司马兰看出了夏天的兴奋!

她心中好奇,躬身入马车,掀起车厢的窗帘,大大方方的看着外面,眸子中满是精灵古怪之色:“荒亲王殿下请便,我现在方便了!”

夏天不禁莞尔!

可爱!

他沉声道:“卢树,命他们脱掉铠甲和上衣,我要看看他们身上的伤!”

“是!”

卢树和高飞眼神一亮,亲王殿下竟然懂兵:“亲王殿下有令,所有士兵,脱掉铠甲和上衣,我们要验伤!”

“为什么?”

松松垮垮的伤兵们一阵哗然:“老子们都是与天狼兵血战过的人......是不信吗?”

“这天寒地冻的,想冻死老子吗?”

但,他们毕竟是帝国战士,骨子里有服从意识。

虽不愿,最终还是骂骂咧咧的脱掉了铠甲和上衣......人人带伤。

狗日的,好冷啊!

夏天跳下马车,从头开始,一个个仔细查看......这些老兵后背均无伤,伤口都在身前。

一个个伤口翻卷,很是狰狞难看。

夏天却觉得很好看!

在他融合的记忆中,这些伤口都是天狼人的圆刀和狼牙箭留下的杰作。

他看着这些伤疤,如同看着一道道勋章,看得众伤兵骄傲起来!

老天爷,高高在上的荒亲王是看懂了吗?

他看懂老兵的荣耀了?

老兵虽伤身,傲骨仍存。

战心更未死。

忽然之间,松松垮垮的队伍精神焕发,原本歪歪斜斜的战士之躯挺得笔直,如同一柄柄出鞘的利剑。

一种名叫战意的无形之气,直冲云霄。

此时。

卢树脸上有光:“亲王殿下,我们在挑兵时已经检查过他们的身体,也核实过他们受伤的记录,他们都是一群和敌人正面搏杀受伤的爷们儿!”

夏天很满意,卢树和高飞做事有一套,狠狠夸奖道:“你们不愧是将门子弟,兵挑得好,记你们一功!”

卢树和高飞很惊喜:“谢荒亲王殿下!”

马车里。

司马兰有些不解:“小戈,士兵受伤的位置......有什么讲究?”


就在此刻。

“王爷......”

卢树、高飞的声音从松林外传来。

夏天心中涌起一股暖意:“我在这里!”

卢树和高飞能在极短的时间找到此处,说明是真的担心他。

同时,追踪之术也很厉害!

这,真的很好!

这时。

卢树和高飞率领一群伤兵冲了进来,兴奋的吼道:“王爷在这里,安全!”

“嗖......”

司马戈那火爆的曼妙身影出现,看见夏天,神情一松:“王爷没事就好!”

“我现在可以回去和小姐交差了!”

忽然。

“咦......”

司马戈水汪汪的大眼盯着二圣使尸体:“黑衣杀手头领?”

准备转身离去的她走到尸体前,蹲下身子,眼中泛着异彩,仔细检查了一遍。

然后。

她站在夏天面前,两抹遮不住的腻白映入夏天眼帘:“王爷,你杀的?”

有的风景,在松林中独好!

夏天深吸了一口气:“如果我说不是......你会信吗?”

司马戈认真的点点头:“我信!”

“我也会这样告诉小姐,至于她信不信,我就不知道了?”

说完。

司马戈带着十名死士转身就走:“王爷,你可真有力,这个美女杀手的颈骨都碎了!”

“还有,你也真不懂怜香惜玉,对这样的小美人下手,毫不留情!”

“真是无情的男人啊!”

夏天嘴角禁不住抽动了几下,不做回答:“卢树、高飞,清点这树林里的战马,全部拉回去!”

“从现在开始,这些战马就是我们的了!”

“是!”

高飞很兴奋:“王爷果然神机妙算,这些杀手果然是我们的送马使者!”

卢树没有说话,牵过马群中的头马,看着夏天,眼中也满是崇拜之色!

王爷是可以预知未来之事吗?

真是高深莫测啊!

“王爷,这一战,所有的缴获已经集中在坞堡中,请您回去检查!”

夏天脸色一喜:“有多少收获?”

桃花坞堡内院中。

司马兰房间中。

烛火通明,人影成双。

司马戈恭敬的站在自家小姐面前,汇报松树林的情况:“小姐,那杀手女头领貌美如花,至少是二流武者,却被人用巨力扭断的颈骨,死不瞑目!”

“根据现场的打斗痕迹来看,是荒亲王与她进行了殊死搏杀!”

“结果,荒亲王活,女杀手死!”

司马兰秀眉微微一皱:“是王爷杀了那个女杀手?”

司马戈也不敢肯定:“应该是!”

“应该?”

“对!”

司马戈有些拿不准:“现场没有发现第三人出现的踪迹,所以,理应是荒亲王所杀。”

“但是,蹊跷之处就在这里......荒亲王体内明显没有内家真气,怎么能杀死一个二流武道强者呢?”

“还是用扭断脖子的方式!”

司马兰想了想,眉头舒展开来:“也许,那里出现过第三人,但是,没有留下踪迹。”

“应该是这个第三人杀死了黑衣杀手!”

司马戈微微一愣:“小姐高见!”

“完全有这可能!”

“不过,能在雪上不留痕迹的高手......非达到宗师级境界不可!”

司马兰高深莫测的道:“不一定!”

“民间有很多奇人异士,能练出踏雪无痕的轻功也是有可能的。”

司马戈点头:“是有可能!”

忽然。

司马兰又皱起了秀眉,心中涌起更多疑问:“王爷明知道那个黑衣女杀手比他强,为何要跟上去呢?”

司马戈摇头!

“王爷为何不怕她?”

司马戈继续摇头。

“那个出现的第三者又是谁?”

“难道王爷暗中还有保护者?”

司马戈被问得有些头晕:“小姐,你去问他啊!”

“我可不知道!”

“噗嗤......”

司马兰忍俊不禁,笑得花枝招展:“小戈说得对,这些事情,与其在这里猜,不如问他要个答案。”


“呵呵呵......”

秦贵妃胸有成竹,不疾不徐的开口:“司马小姐是想看我......是否像传说中那般软弱无能,胆小如鼠。”

“你更想知道......我明知求娶你是死路一条,为何还要这么做?”

秦贵妃有些意外,美目中少了一些轻视之意:“为何?”

秦贵妃收敛笑意,肃然而立:“置之死地而后生!”

“与其在皇宫中苟延残喘,如被农人喂养在圈里之猪,生死不由自己,还不如走出皇宫,博一线生机?”

“无自由,毋宁死!”

秦贵妃双眸中异彩一闪:“无自由毋宁死......说得真好!”

“所以,这一切都在你的计划中?”

“是!”

坦白,才有希望得到这个美少女的信任。

这场人生豪赌,才有希望赢。

此刻。

秦贵妃眼中的轻视之色更少了一些:“昨夜,赐婚的圣旨到达左丞相府邸,我父亲欲当场抗婚,但被我阻止,你猜是为何?”

“呵呵呵......”

秦贵妃智珠在握,淡淡一笑:“因为,抗旨是下下策!”

“你还有更好的办法,能不成为我的新娘!”

秦贵妃震惊的俏模样也很美......双眸定住,目瞪口呆,樱桃小嘴微张,能塞下两颗鹌鹑蛋。

帝都传言中,九皇子是不通人情世故的书呆子!

现在看起来,绝对不是!

更像是大智若愚呢!

片刻后。

秦贵妃才惊醒过来,贝齿轻咬红唇,心情复杂的问:“你认为是什么方法?”

秦贵妃盯着她灵动的双眸:“拖字诀,拖到我死!”

“你认为我不能活着走到封地!”

“或者,就算我能活着走到封地,在穷凶极恶的天狼大军面前,我也是任人宰割的羔羊,活不长久!”

“只要我一死,你就能恢复自由身,说不定......你还能借此逃过司马家的政治联姻,能选择你想要的生活。”

秦贵妃再次震惊!

他会读心术吗?

“你怎么会知道我的心思?”

“呵呵呵......”

秦贵妃笑得潇洒不羁:“我读过你写的诗文,洒脱之意,向往自由之情蕴藏在每个字中。”

“但愿看遍天下山,不愿藏娇方寸间,人生如意花间醉,甘愿粗衣学种田......不是你最喜欢的句子吗?”

说到这里,秦贵妃盯着秦贵妃的美目,一字一停顿:“最重要的是......你.....也......心不甘!”

“你不想做利益的交换品!”

“你不想做权势的附属品!”

“你想做你自己!”

“本王,是你走向自由的唯一机会。”

秦贵妃被说中心事,忍住不喃喃自语:“我......心不甘吗?”

是的。

她心不甘。

不甘心一身所学毫无用处!

不能如同男儿般做一番事业,今后只能深困宫中,做那笼中鸟。

做一个美丽的玩物!

秦贵妃眼中的轻视尽去,直直的看着秦贵妃!

懂她的,竟然是这个传说中必死的废物皇子。

此刻。

太阳从地平线上升起。

朝阳下,一个绝色美少女痴痴望着一个俊美少年郎,宛若一对金童玉女,画面美得惊人。

秦贵妃的芳心大乱!

她伸出玉手,理了理耳边散乱的发丝,朱唇轻开:“荒亲王殿下,你可知道荒州封地是什么模样吗?”

秦贵妃点头:“知道!”

“大夏九州,大荒州面积最小!”

“并且地处极西之地,州中大部是荒山野岭,八成土地被森林覆盖,到处都是瘴气毒虫,环境恶劣至极,古往今来,一直都是各朝代流放犯人之地!”

“那里民风彪悍,少数民族众多,他们立寨于险峰恶岭之上,野蛮凶残,时常由民变匪,大荒州中杀官之事多有发生!”

“大夏开国才二十年年,去大荒州任职的州官就死了二十个。”

“所以,去大荒州当官,不是死了......就是在去死的路上。”

说到这里,秦贵妃眉头微皱:“近年来,朝廷流放了一些犯官去管理大荒州,结果,搞得那里官匪一家,成为了一片恶土。”

“皇帝和太子认为,就算我到达荒州,也活不长久!”

“因为,大荒人心中对朝廷的恨会杀死我!”

秦贵妃微微一笑:“你既然知道这些......心中不害怕吗?”

“哈哈哈......”

秦贵妃笑望冉冉升起的朝阳:“怕有用吗?”

“怕,这些事就不会发生吗?”

“怕,就能活命吗?”

秦贵妃螓首轻摇:“恐怕不能!”

秦贵妃反问:“那我何必怕?”

秦贵妃嫣然一笑,如同鲜花盛开,美得不可方物:“如此想来,着实不用怕!”

“荒州之事,你还知道什么?”

秦贵妃知道秦贵妃在考他:“大荒州没有郡县,只有一州城,根据大夏开元二十年的最新统计数据,州城中的长住民竟然只有一千户,一万人口,等于其它州......一县之人。”

“当然,那些流放大荒州的犯人不算!”

“若是算上,约有两万人口。”

秦贵妃双手后背,垫起脚尖,娇俏再问:“那你可知大荒州人口为何如此稀少?”

秦贵妃眼神忽变忧伤:“略知一二。”

“最主要的原因是……大荒州接壤天狼帝国,每一年,天狼帝国大军都会杀入大荒州境内洗劫,将抓获的平民带回草原当奴隶,称呼我们大夏人为两脚羊,肆意虐杀。”

“大荒州之人,一直都生活在死亡的阴影中。”

“大夏现在的太平盛世,与他们无关!”

秦贵妃美目轻眨,忽然就问了:“如果你活着进入大荒州......你会怎么办?”

秦贵妃很好奇秦贵妃的答案!

秦贵妃眼神坚毅,直抒胸臆:“身为荒州之王,我会以身许疆土,犯我疆土者--杀!”

“欺我族人者--杀!”

“淫我姐妹者--杀!”

“辱我子民,虽远必诛!”

“杀我子民,虽强必诛!”

三杀两诛,道尽秦贵妃身为荒州王的担当和态度。

秦贵妃美目一亮。

他,竟然是这样有抱负的人!

秦贵妃长长的睫毛轻颤,眼波如水:“荒亲王殿下,现在,我愿意同你一起去大荒州。”

“你生,我陪你走一程!”

“你死,我回帝都,不会进你夏家门,不会为你守寡!”

她对这个英俊的少年王爷动了好奇之心。

传言中,他胆小懦弱又怕事。

一番接触下来,却发现他充满智慧,胸有豪情,心有壮志。

当然,能看懂她秦贵妃的心,也很重要。

有的人,她想再多了解一点。

有的路,她可以陪一程。

秦贵妃松了一口气。

现在,算是过了秦贵妃这一关,等于过了司马家这一关。

他可以专注应对皇帝和太子了!

“谢谢!”

秦贵妃不仅是帝都第一美女,更是帝都第一才女,闻言知心意:“希望亲王殿下不要让兰儿失望!”

她举起手帕,摇动了三下,看起来像是某种信号。

顿时。

城外的树林里,一行司马府的死士带着杀气冲来......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