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半夏小说吧 > 现代都市 > 被追杀的我,被敌人推上了皇位畅读佳作

被追杀的我,被敌人推上了皇位畅读佳作

80年代的风 著

现代都市连载

由小编给各位带来小说《被追杀的我,被敌人推上了皇位》,不少小伙伴都非常喜欢这部小说,下面就给各位介绍一下。简介:就是跟随王爷杀出一条血路,博一线生机。紧接着。只见一辆辆物资车不断涌出城门。众老兵看得眉开眼笑。军中有粮,军心不慌。夏天看了看天色,已经快到出发的时间,沉声道:“众将士!”“在!”众老兵眼中有光,回应声响亮。夏天做最后一次确认:“我的封地是荒州,那里是一片......

主角:司马兰夏天   更新:2024-07-09 20:3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司马兰夏天的现代都市小说《被追杀的我,被敌人推上了皇位畅读佳作》,由网络作家“80年代的风”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由小编给各位带来小说《被追杀的我,被敌人推上了皇位》,不少小伙伴都非常喜欢这部小说,下面就给各位介绍一下。简介:就是跟随王爷杀出一条血路,博一线生机。紧接着。只见一辆辆物资车不断涌出城门。众老兵看得眉开眼笑。军中有粮,军心不慌。夏天看了看天色,已经快到出发的时间,沉声道:“众将士!”“在!”众老兵眼中有光,回应声响亮。夏天做最后一次确认:“我的封地是荒州,那里是一片......

《被追杀的我,被敌人推上了皇位畅读佳作》精彩片段


话已说完。

夏天沉声道:“原地活动活动,等待命令!”

“是!”

老兵们起身,看着夏天,目光自不相同。

这时。

小白跳下马车,单膝跪地:“王爷,按照你的吩咐,金银珠宝已经卖掉。”

“草药、烈酒、粮食、布匹、精盐、牛油、猪肉等物采购了40车。”

“咕咕......”

众老兵越听越馋,肚饿,腹如雷鸣。

但他们的身形却纹丝不动,保持着严整的军容。

原本,兵部为他们这些有功的伤兵,专门下拨过银两疗伤和生活。

但是,这些银两被从上到下层层克扣。

当银两到他们手中时,就只能买咸菜吃了。

伤兵们的嘴里,早就淡出“鸟”来了!

回忆,总让老兵想哭。

不过。

亲王大人卖珠宝换粮食,是给他们吃的吗?

是吗?

有肉呢!

好想吃!

夏天温和一笑:“起来吧!”

“办得很好!”

“那些珠宝能够买这么多物资,也算是很有价值了!”

小白有些不舍的道:“王爷,那些可是宫庭宝贝......”

夏天摆手,制止小白说下去:“白总管,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

“战士们在伤兵营的伙食极差,营养不足,伤恢复得很慢。”

“从现在开始,顿顿要有肉,让战士们补补血气!”

“是!”

小白领命:“我定然让战士们吃好!”

众老兵又红了眼眶!

原来王爷卖珠宝是为了让他们吃上肉啊!

真是亲人啊!

于是。

老兵们暗暗发下了很多誓言!

王爷要长命百岁那种!

要娶三千后宫那种!

将天下十大美人全部抱上床那种!

这时。

小白轻盈的走到夏天身边,看了看卢树和高飞,眼带询问之意。

意思很明显......有要事要说,是否让两人回避?

夏天摇头,轻笑着为双方介绍:“从今后,卢树和高飞都是自己人,有事直说。”

“是!”

小白明白了:“果然如殿下所料,太子下令武库不得为荒州亲卫营补充武器辎重。”

“我按照殿下的安排,送了武库柳将军黄金百两,领出了一千套厚棉军服,五百套精铁铠甲。”

“五百把上品铁刀。”

“五百根上品铁枪。”

“一百张五石强弓,箭六千支。”

“一百张盾牌。”

“手续已经全部办齐,足够装备我们现在的人手了。”

“一共十车,全部隐藏在物资中。”

卢树和高飞大喜!

现在,药物、粮食、军装、兵器,每一样都不缺!

王爷,靠谱!

接下来。

就是跟随王爷杀出一条血路,博一线生机。

紧接着。

只见一辆辆物资车不断涌出城门。

众老兵看得眉开眼笑。

军中有粮,军心不慌。

夏天看了看天色,已经快到出发的时间,沉声道:“众将士!”

“在!”

众老兵眼中有光,回应声响亮。

夏天做最后一次确认:“我的封地是荒州,那里是一片穷山恶水,面对着天狼帝国,跟随我,战死的几率很高。”

“现在,我给你们最后一次抉择的机会。”

“跟我走者,从今天起,你们就是我的兄弟手足!”

“有本王一口吃的,就不会饿着你们!”

“若有人选择留在帝都,我会发十两银子的遣散费,让你们回去后弄点好吃的,将伤养好。”

“明白了没有?”

众老兵齐声吼道:“明白!”

“好!”

“不愿意去荒州的出列!”

没有人动!

众老兵齐齐单膝跪地:“王爷,别问了!”

“我们跟你走!”

一个威信甚高的老兵开口:“我们都是孤儿,在帝都没有家,没有亲人,更没有女人和儿女,无牵无挂。”

“我们愿意追随王爷去大荒州。”

“殿下所在,就是我们的家!”

众老兵心情激荡,齐声吼道:“殿下所在,就是我们的家!”

“好!”

夏天的心一暖。

他孤零零的穿越到这个世界,何尝不是一个孤儿:“小白、卢树、高飞,你们带着车队和老兵们开拨,在前方20里外的桃花坞等我!”

“是!”

“到桃花坞后,给老兵们换上暖和的厚棉服,下发新铠甲和武器,将他们武装到牙齿,这一路,有的是恶仗要打。”

“是!”

小白、卢树、高飞领命而去。

此时。

城门前又涌出一些司马府的家丁。

他们在司马戈的安排下登上各辆马车,带上众老兵,驾车而去。

这时。

司马兰走到夏天面前,并肩而立:“殿下,现在,觉得你有一丝活着走到大荒州的希望了!”

夏天看着城门中涌出的太子亲军,淡淡一笑:“我会努力活下去。”

“不会让你守寡。”

司马兰玉脸上涌起红晕,无处安放的小手捏着裙摆,转移话题道:“你让车队先走,独自留下,连一个护卫都不带......是向太子示弱吗?”

夏天嘴角勾起一丝意味深长:“司马小姐真是蕙质兰心,一猜就中。”

不过。

她还是猜错了!

这时。

一辆华贵的马车停在城门口。

一个太监拖长声音喊道:“太子殿下前来送荒亲王就国!”

然后,一身华服的太子走出马车,得意洋洋的挥退左右之人。

夏天身边的司马兰自动远离。

因为,太子和荒亲王的眼中,杀意惊人心!

随时都可能打起来。

远离,不该听的不听。

太子目光贪婪的看着司马兰背影,阴森的道:“九弟,太子哥哥祝你一路顺风......半路失踪。”

太子的话语里满是恶毒之意。

“呵呵呵......”

夏天丝毫不为所动:“这可不是堂堂太子送别亲王该说之话。”

“如果传出去......那些御史恐怕会弹劾太子殿下品行不端!”

“本王还是劝太子殿下稳重点。”

“哼......”

太子满脸不在乎,不可一世的道:“这里都是我的心腹,谁会说?”

“我啊!”

夏天一指自己:“如果你总想杀我,我就不得不找上百个说书人,将太子殿下在雪地吓尿的光辉形象传扬天下!”

“你......”

这是揭短诛心。

太子眯起毒蛇眼,反刺激夏天:“九弟,我拨给你的千名雄军可还满意?”

“呵呵呵......”

“你也真是客气,我给你调拨了千名伤兵,你却只要百名......真是太客气了!”

太子在等夏天愤怒失态,然后借机羞辱。

但是,并没有。

这件事,夏天是真心感谢太子的。

动怒,不存在的。

“呵呵呵......”

夏天淡淡一笑:“太子哥哥之恩,九弟我定会牢记于心,不敢忘记!”

太子一口闷气憋在心中出不来:“九弟,看来我是小瞧你了!”

夏天眼皮一抬:“那你就睁大眼睛看我啊!”

“哦,太子殿下眼睛小,睁不大啊!”

太子拥有一双看起来比较邪恶的三角眼,天生自带三分阴森气。

朝堂上,很多官员也在私底下议论......说他没有人君之相。

但,无奈他是皇帝的嫡长子。

生下来就是太子。

正所谓: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

太子最痛的伤疤被夏天揭开。

他想拔剑杀人!

心更是在咆哮:“我要弄死他!”

“弄死他!”

但,他最终没有拔剑。

太子强忍怒气,阴森的问:“九弟,你知道天下第一美人是谁吗?”


这些恶匪演技极差,但是,却希望自己中圈套。

只要不明着点破他们演戏,这群恶匪就会抱着侥幸之心演下去。

说实话。

若不是昨晚那百名杀手在桃花坞堡死得不明不白,让大圣使心有忌惮,二龙山的土匪,早就围杀过去了!

二龙山土匪目的很简单,就是要引诱高飞救人,调离荒亲王身边的守卫。

这时。

荒亲王车队后方。

司马兰和司马戈一前一后的走出车厢:“小姐,荒亲王是看出二龙山土匪有问题了吗?”

司马兰嫣然一笑:“当然!”

“所以,高飞统领才会这样不正经的出场。”

“小戈,你觉得恶匪们的真正陷阱在哪里?”

司马戈挺起胸膛,大眼望雪野:“小姐,若这些恶匪在官道上与我们车队开战或者进行伏击,短时间内若不能够结束战事,定会引来帝都巡防军的围剿!”

“所以,我猜这些土匪是要引诱荒亲王进山追击,而后设伏,杀死他!”

“呵呵呵......”

司马兰淡淡一笑,美目瞟了瞟官道左右地形,若有所思:“那可不一定!”

“滴滴答答......”

一队伤兵骑马而来,卢树在马上行礼:“司马小姐,王爷说,这里已是险地,出发前放在您马车上的护盾,可以使用了!”

司马戈眼神一凝,做了几个手势,意思是:“来人,准备战斗!”

司马府死士立即行动起来。

司马兰淡定一笑:“卢统领,回去告诉王爷,兰会照顾好自己,请他小心暗箭!”

“是!”

卢树领着伤兵又往车队前方而去。

另一边。

在二龙山前方不远,有一座低矮的山峰,山顶只有岩石,没有树木,视野开阔。

此刻。

山顶上矗立着两道身影,一动不动,宛若两座冰雪雕塑。

终于。

“桀桀桀......”

那个黑色雕塑开口就是狞笑,声音尖锐,女声:“小妹妹,你虽然刚破了那个境界,但老娘在纵横江湖几十年,杀人无数,你挡得住吗?”

“你可以试试看!”

一身白衣的蒙面女子开口,声音如同黄鹂般清脆:“银煞,以你的境界下场,荒亲王车队中无人是你对手,这对荒亲王来说不公平!”

“桀桀桀......”

银煞狞笑中杀意更甚,伸出漆黑如鸟爪的手掌:“小妹妹,看来你真的是初入江湖啊!”

“江湖中,谁的拳头硬,谁就能够掌控公平!”

“今天,若是我不能杀了荒亲王,也是一个死,既然你一定要挡我完成任务,让我死......那我也不让你活!“

“杀!”

银煞的掌形如鹰,欺身而上,直往白衣蒙面女的酥胸上抓去:“鹰爪十三杀--去死!”

“哼......”

白衣蒙面女不避不闪,一掌拍出:“化骨绵掌!”

“你找死!”

掌对鹰爪,硬对硬,不避不让,双方杀作一团,一时间难分胜负。

此时。

二龙山截杀现场。

龙宝见高飞和众伤兵眼睛发红,心中大喜,暗道:“成功了!”

他大吼一声:“兄弟们,打扫完战场,就走啊!”

“不然官兵就来了!”

这时。

夏天的话语从车厢中传出:“高飞,杀恶匪,救小娘子!”

“是!”

高飞嘴角勾起一丝诡秘笑意,大吼道:“兄弟们,王爷有令,杀恶匪,救小娘子,杀啊!”

“杀!”

“杀!”

“杀!”

战马奔腾,杀意如虹。

除却在医护马车中躺着的伤兵外,伤兵跟随在高飞身后倾巢而出,追杀二龙山的恶匪:“那恶匪,交出小娘子,否则,踏平你二龙山,杀光你们的人,抢光你们的钱,帮你们的儿女多找个父亲!”

龙宝一听,鼻子都气歪了!

这些人说话比土匪还土匪,荒亲王究竟招了一群什么样的亲卫啊?

小说《被追杀的我,被敌人推上了皇位》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夏天看了看小白那“贫瘠”的胸脯,还是很平,没有女子的特征,这才放下心来。

“小白,你跟随本王是我母妃的安排?”

小白还是摇头:“不,我与公主有一些约定,是可以不追随王爷去大荒州的。”

“所以,我跟随王爷,是心甘情愿。”

夏天的心情好了很多,旁敲侧击的问:“你能和我母妃讨价还价,身份很不一般吧?”

小白神秘一笑,露出两颗虎牙,转移话题:“王爷,我们开始验收潜龙会的遗孤吧!”

夏天也不逼问:“那个神秘的蒙面女子究竟是什么人?”

小白摇头:“不知道!”

“我只是知道,路上会有人将一批潜龙会的遗孤送来,跟随王爷一起去大荒,为王爷的荒州王府出力。”

夏天很好奇:“小白,潜龙会中究竟有些什么人?”

小白想了想:“据我所知,潜龙会中的人都很神秘,有些高手在山野中积蓄力量,也有高手在市井中拉人入会。”

“城墙下这些遗孤的双亲,都是潜龙会的骨干,他们与大夏朝廷的仇比海深,由王爷培养出来做班底最适合!”

“因为,他们除却王爷外,别无依靠!”

“也只有王爷能够庇护他们!”

夏天沉声道:“卢树,打开堡门,一个个验收,一定要谨慎,绝对不能混进谍者。”

“是!”

“小白,你跟着去验收吧!”

“是!”

卢树沉稳的接过名册,与小白一起去堡门口收人。

卢树和高飞对夏天是潜龙会少主之事毫不意外!

因为,秦贵妃是潜龙会之主的传说,一直都在朝野流传。

现在,不过是坐实了而已。

对于他们来说,自家王爷手中掌握的力量越多越强,他们活着的几率就越高。

所以,这是天大的好事。

至于潜龙会是不是反大夏朝廷?

那重要吗?

现在,他们也是太子必杀之人,如果太子登基,他们若想活命,也将会反大夏朝廷。

这时。

高飞看着城墙下衣衫单薄,冻得瑟瑟发抖的众少年,一脸疑惑的开口:“王爷,我看了半天,咋觉得潜龙会把这些少年送过来,目的并不单纯。“

“哦?”

夏天有些惊奇的问:“那我的高大统领,你认为潜龙会为何会把这些少年送来?”

高飞眼中闪过一道慧光,语气笃定:“王爷,你看这些少年个个面黄肌瘦,衣衫破烂,连裹身的棉衣都没有,平日里定然是吃不饱、穿不暖。”

“所以,末将认为,潜龙会将这些少年送来的原因就是因为--穷!”

“他们养不起了!”

“俗话说,半大小子,吃穷老子!”

“所以,潜龙会就将这些饭桶甩给了王爷!”

“嗯,一定是这样。”

高飞为自己的聪慧点赞。

“咳咳咳......”

这个理由很强大,让夏天猝不及防,差点岔了气,轻咳了几声才缓过来:“你猜错了!”

“你看这些少年身后包裹鼓鼓囊囊的,大而轻……如果本王没有猜错,里面装的是棉服!”

这时。

坞堡门口。

卢树指着领头少年的包裹问:“这里面是什么?”

领头少年语气冰冷:“棉衣!”

卢树一愣,然后上下打量了一番领头少年,眼中出现恍然大悟之色:“原来如此啊!”

“西门鼎!”

“到!”

“你是哪里人?”

“帝都!”

“父亲叫什么名字?”

“西门大庆!”

......

小白淡淡一笑:“我认识他,是西门鼎没错!”

卢树点头:“过!”

坞堡城墙上。

高飞一脸不解:“王爷,这些少年明明冷得浑身发抖,为何有棉衣不穿呢?”

“他们是自虐狂吗?”

“当然不是!”

夏天心中有些惊喜:“潜龙会真是好大手笔,竟然送了这么贵重的礼!”


夏天眼中异彩大放,失声而出:“踏雪无痕!”

“咦......”

蒙面少女凤眼一抬:“你竟然识得我的轻功?”

夏天脸色一肃:“姑娘是来偶遇本王的吗?”

蒙面少女深深的看了夏天一眼:“你不怕......我也是来杀你的?”

夏天笃定的摇头:“你的气息深不可测,若是你要杀本王的话,早就动手了!”

“而你现在没有动手,就说明你不是来杀我的!”

“再说,遇到你这样的高手,我也无力反抗!”

蒙面少女不置可否:“你虽然没有练出内家真气,但天生神力,可是有力得很呢!”

“世人总在传,当今皇帝有九个儿子,太子荒淫无德,二皇子至八皇子平庸,九皇子痴痴呆呆,是一个废物。”

“现在看来,太子荒淫无德是真!”

“二皇子至八皇子平庸也是真!”

“只是九皇子的痴呆,却是装出来的。”

“你是深藏不露啊!”

“呵呵呵......”

夏天不置可否的轻笑了几声,并不接话:“仙子,你收徒弟吗?”

“天生神力的那种徒弟?”

蒙面少女一愣:“你想拜我为师?”

夏天点头:“是!”

蒙面少女眨了眨凤眼:“你想学武功?”

“是!”

“可惜,你虽然天生神力,但已经错过练武的最佳年纪,经脉和骨骼已经成型,可塑性已经不大,难成高手!”

“我这一门是修炼内家功夫,不适合你!”

蒙面少女言下之意是拒绝!

“你最好修炼外家横练功夫,看能不能有所成就?”

蒙面少女实话实说!

武道,外练筋骨皮,内练一口气!

外家功夫,打磨筋骨皮!

内家功夫,练内家真气!

内、外功夫,各有各的强悍之处。

但是,自古以来,练武不练功,到老一场空。

内家真气对武者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不过。

夏天虽然错过了练武的最佳年龄段,但他的脑海里有两部可以逆改经脉骨骼的神功。

第一部是《易筋经》,华夏至强的外家功夫,可以重塑夏天的经脉和骨膜,弥补他缺失的根基。

第二部是《洗髓经》,华夏至强的内家功夫,传说中能够练出混元真气,霸道无比。

在华夏的武道传说中,少林寺有个扫地僧就是练成了这两门神功,天下无敌。

夏天淡淡一笑。

蒙面少女见夏天傻笑,忍不住好奇的问:“荒亲王,你为何发呆?”

“呵呵呵......”

夏天星目一转,淡淡一笑:“有志者,事竟成!”

蒙面少女凤目一亮:“有志者,事竟成!”

“这话有劲道!”

“既然你武道意志如此坚定,那我就看你这个错过最佳练武时间的有志者,怎么成为武道强者?”

话音未落,蒙面少女转身就往松林深处行去。

一步步踏在雪上,人过无痕,犹如飘行的雪中精灵。

夏天有些不甘心:“你究竟是谁?”

满面少女头也不回的回答:“若是你能够活着走到大荒州,自然知道我是谁!”

“你是来帮我的吗?”

“不是!”

“那你来做什么?”

“来看看,来看你是否真如传说中那般废物!”

夏天:“......我那八个哥哥你都见过了吗?”

“是!”

“你真的不能收我为徒吗?”

“真的不能!”

“为什么?”

“如果你活着走到大荒州,自然知道原因!”

夏天:“......”

“你究竟是敌还是友?”

蒙面少女:“亦敌亦友!”

“你叫什么名字?”

“你就叫蒙面少女吧!”

话音落,佳人的身影消失不见。

夏天看着蒙面少女消失的地方喃喃自问:“难道只有我活着走到大荒州,才能让你高看我一眼吗?”

他若有所思:“你为何要窥探皇帝的九个儿子呢?”

“你究竟想做什么?”

这个蒙面少女,不简单!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